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4(总第129期)
  
在王光宇书记身边工作的日子里
——讲述鲜为人知的故事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7年12月29日 点击数: 31 来源: 撰稿人: 金玉言
 
 
    王光宇书记离我们走了!他是我的领导,是我的朋友,是亲人,我们全家悲痛!
    当我接到他儿子、女儿海曈、晓梅微信后,含着泪水,奔赴省委小花园他的住处,看到遗像,忍不住落下泪水,记者采访我时,抑止不住内心的悲伤,海曈他们迅速弄来小车,把我送回家。
    我静坐,静思,静想,一幕幕的往事在脑海里翻腾。
    我尊敬的光宇,他爱人民,爱家庭,爱身边的人。
    我在他身边的9年中,他没有休息日,节假日。几乎每个春节,年三十,都在农村与农民兄弟共度除夕,共迎新春。 爱妻孙曙说他,你这老头子老在外面跑东走西,我老太婆不要紧,把小金拖垮了!说是老头子,其实光宇他当时才三、四十岁。
    当年的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在五十年代重点抓农业,加之光宇工作没日没夜,办公厅主任把我全家安排在小花园住。书记的秘书和家庭住进小花园,只有曾、王两人。
    从管理学的角度看,高层领导应总揽全局,提纲挈领。但那个年代,农村时发的灾情,必须做到水来土掩,旱来找水,不让饿着是底线。
    1954年长江发大水,破堤;1956年淮河发大水,破堤,他身先士卒,抗洪抡险。水灾后面常跟着高温,旱灾来临。  他头顶烈日,阡陌交通,抗旱救苗,汗隰衣襟。灾后跑中央,找周总理要粮要款,心中日夜想着农民兄弟。他所主管的防汛抗旱办公室同志们夜以继日。
    我观察光宇书记特有的亮点是,不讲大话,不讲空话套话,不搞口号农业。贯彻中央指示,省委决定,抓住主流,重在细节,过程,脚踏实地,大事小事,做一件是一件。他不让记者跟随,不给拍照登报。故,他的事迹,鲜为人知,不为人知。按上面规定,省级干部离休后要出传记。省人大副秘书长陆德生牵头组织光宇几任秘书合作写书,成后告诉光宇,他摆手,说不要了。书稿束之高阁。
    曾经新闻记者的我,采写过许多人物通讯和报告文学,包括通过采访身边的人,撰写了周总理的长篇通讯。但这一次不需采访,我第一次,用另一种体裁,注入文学元素,以亲身经历,书写光宇同志的工作和生活片断。用鲜为人知,不为人知的实例进行写真。
 
水田里人拉犁
 
    安徽淮北地区,连年水灾不断,农民买不起黄牛,解放前和解放初期在农村可以看到由几个壮劳动力,牵绳弯腰拉犁耕旱地。然,光宇书记带着秘书、警卫员在放水地里牵绳拉犁是前无古人的。起因是:
    当时的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以较大的精力研究农业生产改革,由光宇书记组织王劲草等著名农学家反复研究论证后,提出了农业“三改”,增加午季收成比例,改种高产作物,旱地改水田,扩大水稻面积等。
    新的事物,开始时往往不被人所认识接受,要试点,做宣传。光宇书记身体力行,来到淮北推行旱改水。当地百姓都说淮北"“漏风土”,地里存不住水。但淮北黄牛不会犁水田,怎么办?就出现上面的一幕。
    足球运动员出生的我,当兵出生的刘全德都没有经历这么大的运动量,脚在烂泥里走,拖着一张犁,累得直喘气。地块大的田,只来回一次,两腿发抖,不用说前进,站都站不住了。光宇三十好几,咀里不支声,心跳得快蹦出来了。累了,休息,再拉,再休息.....不到两个小时,败下阵来,天天干活的农民见了都摇头。(实验证明,漏风土可以改良,要引进水牛,农民不会栽秧,省委决定,从南方调一批会栽秧的农民,称“稻改老师”。再是配套措施跟上,开沟挖渠,著名全国的“水网化”、“河网”化,旱改水获得成功。之后,我曾撰文凤台县勇敢大队旱改水创奇迹的报导登载《安徽日报》。)
 
五河风雪之夜
 
    1956年淮河破堤,安徽又是大水大灾。入冬后,各地时有加急电报传到书记手中,灾区农民断粮断炊。一天,我在办公室,已有暖气设备,室外零度,室内暖融融。突然接到办公厅行政秘书张泽其的电话通知,立即出发!车已在楼下,由李世农、王光宇两位书记带领农业和民政部门同志赶赴五河县。
    救灾压到一切中心,灾讯就是命令。说是五河县濠城公社灾民集体逃荒外流,到外省城市要饭。那时上面规定,不让灾民流入大城市,必须由当地政府就地解决。
    光宇书记对我说,快走!我和光宇依着办公室有暖气,衣着很单,小花园宿舍近在咫尺,慌得来不及取行装,说走就走,即时有一列火车开向北方。
    到达目的地后,光宇书记带着秘书和警卫员从水路去濠城,当地已准备了一艘小木帆船,派一名公安战士随从。湖水茫茫,一叶孤舟,侧着布帆,泛起水花,驶进一个湖泊。
    冬季本是稳定的天气,但人有难,天硬是要作对,木船行驶没多久,刮起了西北风,天空飘起雪花,气候骤冷,冻得张不开咀,脸色瞬间变紫。大风不听船舵使唤,在湖中打转,风帆落下,船家叫喊木船偏离航道,搁浅了!
    夜色降临,四周静悄悄,远处停泊的船群,射出微弱的灯光,一幅多么美丽沉寂的夜景!谁知在这“渔歌唱晚”中,有一群冻得半死的救灾人,内有一位省委书记。上天怎么能这样对待这群好人呢?警卫员小刘大声呼叫,向远处船群求救,不见动静,是听不见?已感死神临近。忽然间,公安战士小张无言地跳进刺骨的湖水中,游向岸边,光宇书记叫着:“不行!你会冷坏的!”公安战士头也不回,继续前进,一边呼喊求救,他似特警。
    终于得救了,上得乡政府,生火盆,烧热水。当地干部说,火不能急烤,热水不能急用,慢慢,慢慢,一点点,一点点,四肢恢复知觉。
    古人云,路有冻死骨。我们在这时,真正体会到人是怎么冻死的。
    事后深深思考,万一省委书记出了问题,怎么办?能负得了责吗?书记不注意,秘书也跟着错?是阻止外流重要,还是生命重要?当地政府在这寒冬腊月怎么安排一只小木船抄近路?有那么急吗?再问,农民生存重要,还是城市市容重要?本来就是个穷国,让城里人看看有什么不好?这是天灾,年轻的新中国只有几岁,医治创伤,不允许有时间吗?
 
蹲点饿饭
 
    违反自然规律,最终必定受自然规律惩罚。恩格斯早有警言,他在《反杜林论》一书中,用哲学观点,列举美索不达米亚人们违反自然规律,而自然规律反过来进行疯狂报复的历史教训,告诫人们必须按自然规律办事。
遗憾的是,我们这一代一代的后人,总是重复着历史的错误,对人类生存环境总是破坏在先,改正在后。
不按科学办事,天公发怒了。“庄稼不收当年穷”,天灾加人祸,国家进入了三年困难时期,大伙调过头来抓农业,为时已晚!
    光宇书记跑农村,走田埂,入农户,一点点,一件件,一地地,一桩桩,问题在脑子里沉积。他说,半个月不下农村,心里发慌。农村出现的饿病逃荒死,渐入脑海,开始向曾希圣个别透露点滴。农业生产不象工业生产,次品、废品一目了然,它是渐变,逐步认识过程。
    为了掌握全面情况,光宇书记采取跑面与蹲点相结合,于1960年去蒙城县双涧区阜庙公社阜庙大队蹲点。他带了我和办公厅秘书曹与住进村里,吃的是社员的公共食堂,一天三餐,每人一天六两山芋干粉,每餐合五碗稀饭,无菜。城里人三碗必“涨库”,实际只吃到三两。饿!
    蒙城县委书记白犁平、双涧区委书记范鹏飞都是战争年代光宇的部下,他们知道农村缺粮情况,曾劝说,蹲点可以,但要吃在区里。光宇书记不肯。无奈,只好准备了一布袋小麦面馍,防晚上饿了吃。县委书记亲自背着馍,送书记他们到阜庙大队,我接过馍后放到光宇书记的枕头边,说:“晚上饿了吃”光宇书记不吱声。
    一星期后,我和曹秘书去光宇的卧室,发现包还是鼓鼓的,打开布包,发现原封不动,有几只大馍已长了霉点,曹与说:“光宇书记怎么这样!”我不吱声,眼睛湿润了!
    为了看面的情况,又去了几个县,不要各级领导的陪同。光宇书记说:“前呼后拥,老百姓不敢说真话。”农村整风整社,政治运动多,农民也搞怕了。即使这样,秘书、警卫的,也是一小群,所以,他每当住在村庄,早上天一亮,单溜,警卫员不高兴,年轻人瞌睡大,等自己起床,发现首长不见了!急吧!
 
书记踩高压线
 
    未曾料到的是,随时间推移,安徽省农村严重问题全面暴露,曾希圣与省委各书记和省直各部门负责人、各地市委书记商讨决定实行“责任田”。光宇书记带着秘书,农工部的陈极和阜阳地委办公室副主任胡冰去太和县双浮公社双浮大队亲自推行“责任田”的试点。结束后,正值小麦成熟收割,他要我和陈极两人去颖上县梗棚大队,做集体生产与包产到户两个不同生产队的收麦速度、质量对比的调查报告。调查结果,包产到户进度和质量均佳,明显高于集体收割的生产队,更增加了责任田推行的底气,并报告了省委。
    期间,华东局农办,派检查组到太和县,有位老同志表示代表华东局,责令停止“责任田”的推行。当时光宇书记和县委第一书记陈作霖回答说:“责任田”能提高农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对方不以为然。说积极性有两种,一种是社会主义积极性,一种是个体经济积极性。“责任田”的积极性是后者。
    结果,不欢而散。光宇书记回到阜阳地委开会,用事例宣传搞“责任田”的好处,迅速在全地区推广。
 
爱身边的人
 
    光宇书记爱人民,爱家庭,爱子女,爱身边的人。他以一个省委书记的名义,又以一家之主的名义,又以朋友的名义,指挥着一艘航船,风雨同舟。
    困难时期,凭粮票、猪肉票、豆腐票……等维持着清苦的生活,省委提倡干部也要生产自救,防止浮肿病等发生,号召干部养家禽家畜。光宇书记家也养了一头小猪,精心喂养。冬天之夜,温度骤降,他半夜起来把小猪从简易猪圈抱到家里取暖。猪养大宰杀,把猪肉分割后全部分送给秘书、警卫员、保姆。自己未留一斤。大家说这不行,他爱人孙曙出来说:“老头子有小食堂,能吃上肉,就这么定了!”
 
廉政自律
 
    光宇勤政不是虚晃。光宇廉政一丝不苟,严于律己。
    他出发各地、市、县、基层,轻车从简,不吃请、不收礼,不要当地领导陪吃陪喝。一日三餐,与秘书、司机三人共用,临走结算伙食费。不收受当地土特产品,临走时亲自打开汽车后备箱,一旦发现,责令拿走,形成习惯,以后不再。离休后,每月离休工资,除留下必须自用的,大部分捐献希望工程和固定贫困学生,资助他们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
 
永远的思念
 
    遵光宇书记遗嘱,后事从简。由儿子女儿把骨灰洒向淮河,与爱妻孙曙局长同葬。
    这一对模范夫妻一生勤政廉政,爱人民,爱家庭,爱身边的人。把几任秘书当家人对待,融入这个集体,成为忘年交。退休二十多年仍保持着密切联系。他离休后有许多不放心。特别不放心这条淮河的治理。2008汛期,我和爱人在珠海女儿家,在网上看到淮河上游连天大暴雨,安徽的行蓄洪区又是一片汪洋。回肥后,于7月22日看望89高龄的光宇老书记。是心灵的相照,不约而同的谈论淮河发大水。我爱人李道荣说,七月中旬我们在珠海时,听媒体报导,安徽淮河段动用了6个行蓄洪区!光宇纠正说是8个(最后动用了9个全流域共10个)。他还说了今后措施,提出三条。
    年近九旬的老人,心,始终向着农民。回家后我们把光宇的意见整理了一份材料,他问,做什么?回答,没有很好考虑!他说,算了吧!为难人家,当时万里来都未做动。我们就此封存。(注:从桐柏山发源地到洪泽湖入海贯串三个省的淮河到安徽约6000流量,设10个行蓄洪区,安徽段占了9个,上游河南的水往中游蓄,光宇书记在任时为水利纠份常去砀山县与河南省省长会面协商。)
    他有担当,敢于冒风俭。因搞“责任田”,在文革中被打倒,扫地出门,关进”牛棚”,批斗、甚至受肉体摧残。家人被赶到建国堂黑屋往。
    恢复工作后,不忘初心,继续勤政廉政,离休后,不忘自已曾经是陶行知的学生,他分管农业,关心教育,离休了,还把离休工资大部捐献希望工程。
    他六个子女秉承父母的道德素养勒政廉政,作风正派,以善待人。
    他身边的人,正正派派,跟着勤勤恳恳,以善待人。
    不会忘记的那天,2014年冬我住省立医院,突然看到光宇同志坐着轮椅出现在我病床边;不会忘记,我俩最后一次看望他,临走时,他紧紧握住我俩的手不放,硬是他女儿把手重重拉开!谁知这是一次永别!
    我的一位挚友,华东革大同学严连根从滁州发我微信称光宇书记是“安徽的一面旗帜”!
    光宇书记,永远的思念!
                                                               (责任编辑:田式祖)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备案号正在申请中...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