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4期(总第129期)
  
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回忆王光宇同志二、三事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7年12月29日 点击数: 245 来源: 撰稿人: 钱正
 
 
 
    王光宇同志是1984年底从省委退下来的。1985年3月,他在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当选为常委会主任。这一年年底,省委办公厅领导正式找我谈话,要我担任王光宇同志秘书。由此开始到1993年,我在光宇同志身边工作了八年,朝夕相处,度过了许许多多难以忘怀的日子。
 
 
    初次见面,王光宇同志和我做了一次谈话。简单的问过我的家庭情况以后,他对我说,我已经过了65岁了,从省委转岗过来时间不长。人大是新的岗位,我不熟悉,需要摸索、学习。现在你也转过来了。希望工作上得到你的帮助。今后我们要互相支持、互相配合。他并没有像大领导一样,居高临下,向我提出工作要求,宣布工作纪律。而是像拉家常一样,谈了他的真实想法。这番话没有什么大道理,却给我以信任和激励。使我印象极为深刻。
    没有想到,不久发生了一件令我印象更为深刻的事。一天傍晚,我去他家送文件并汇报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当时,他列席省委常委会议还未到家。他的大儿子王海曈正在客厅和我闲聊。不久,我们听见他进家的声音。王海曈立刻对他大声说,小钱来了。王光宇同志进入客厅,和我招呼后,随即正色对王海曈说,你虽然比钱正同志年龄大,但他是我的同事,以后不要叫小钱,应称呼他钱秘书。这以后,王光宇同志还和我约定,在对他的称呼上,除了在正式会议场合,一般不称呼他的职务,称呼他为王光宇同志或光宇同志。他还强调,党内一律称同志,这是中央早就有规定的。这件事,让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严格律己、宽以待人、尊重他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是我国改革开放高歌猛进,向纵深发展的时期,也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法治恢复和重建时期。党中央提出,一切国家机关和社会组织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还提出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口号。为了适应这种形势,光宇同志在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上提出“重新学习,转换思想,提高认识,改变方法”十六个字的工作方针。有一次,我向光宇同志反映说,现在社会上流行一句话,“老干部不要怕,不进政协进人大。”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对我说,这句话表现了一种对人大工作性质的模糊认识。人大是最高权力机关,有立法权、监督权、重大问题决定权和干部任免权。这是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人大可以立法,也可以做决定、决议,要求政府执行,还可以依法任免“一府两院”领导人员,同时依法对他们的工作进行监督。人大及其常委会,在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中应该发挥重要作用。为了更好地发挥人大的作用,光宇同志亲自带领工作人员,下基层进行调查研究。调研中发现,人大系统当时普遍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认为,人大的工作是拾遗补缺,党委、政府是唱主角的,人大的同志敲敲边鼓就行了。二是把人大的领导班子和党委、政府几大班子捆绑在一起,去突击完成一些中心工作、重点工作,如包区、包乡,征地、拆迁、修路等等。为此,光宇同志向省委提出建议,召开省委人大工作会议,专门研究解决这些问题。在会上,光宇同志旗帜鲜明地提出,在新的历史时期,党的领导是处于中心地位,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党委有责任保证权力机关发挥法定的职能作用。党委要善于将党的正确主张通过法律、法规变成国家意志、人民意志,并推动贯彻实施。人大要“抓大事,懂全局,管本行”。人大及其常委会要形成工作合力,要发挥整体作用,绝不能“拆机器,用零件”。不久,全国人大委员长彭真来皖视察,光宇同志在汇报中讲了这个观点,得到彭真同志充分肯定。后来,在一次人大执法检查工作会上,光宇同志在总结讲话中进一步阐述了人大如何围绕党的中心任务开展工作的十条办法。这个十条在全省人大系统产生了很大影响,有力推动了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在正确的轨道上行使职权、开展工作。现在回顾,光宇同志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对人大工作提出的这些观点、意见和办法确实具有前瞻性、指导性。
 
 
    1991年夏季,安徽省长江淮河流域天气异常,梅雨季节持续长达两个多月,期间暴雨不断,导致长江、淮河两个流域同时出现大洪水。特别是淮河流域,出现了仅次于1954年的特大洪水。为了战胜淮河干流发生的三次洪峰,安徽先后起用了霍邱县境内的城东湖、城西湖进行蓄洪,同时,豫皖两省还起用了15个行洪区,3个蓄洪区。光宇同志是安徽农业战线、水利战线的老领导,密切关注、高度重视灾情的发展。他对相关同志说,在重大灾害面前,人大的同志要和党委、政府的同志一道担起责任。我们的那个十条最后一条不是讲了,要积极参加防汛抗旱等工作,共同抗击突发性灾害。这一期间光宇同志和水利部门、气象部门保持密切联系,并且亲自登门去这两个部门了解第一手情况,和他们共同会商抗洪办法。大约是六月中下旬,光宇同志要我通知有关单位备车、备船,他要亲赴灾区。我们一行三、四人,先驱车直奔淮南凤台县,傍晚在凤台住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在凤台码头乘坐机帆船溯淮河而上,先到正阳关,后到王家坝。此时王家坝已经开闸蓄洪,整个蒙洼行蓄区一百八十多平方公里大部分已成了一片汪洋。在看望了王家坝水文站的干部职工后,已近午时。光宇同志又带我们乘船来到庄台看望干部群众。在庄台上,他发表了即席讲话。他首先代表省委、省人大、省政府向大家表示慰问。然后说,这次大水虽然仅次于1954年,但是,它来势凶猛,又值长江流域也发大洪水。省委、省政府面临两面作战的压力,可能对群众的生活一时未能安排好。但是请大家放心,有党中央、国务院的支持,我们一定会把救灾工作搞好,不辜负大家的期望。最后,光宇同志希望干部群众坚定信心,团结一致,战胜灾害,把家园建设的更好。接连登了两个庄台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这时陪同的一位乡领导不知从哪弄了两大盆面条,请光宇同志吃午饭。此时,我们才感觉真的很饿了。
    同年7月初,江泽民总书记、田纪云付总理来皖视察淮河流域灾情,现场研究、部署抗洪救灾工作。省委通知光宇同志参加7月8日在淮南洞山宾馆召开的工作汇报会。光宇同志是7日傍晚抵达住地的。吃过晚饭,我陪光宇同志在宾馆内散步。他边走边对我说,安徽这次遭受这么大的洪水,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总书记亲自来了。明天的工作会议,我要作个发言,不知是否合适。我说,你是安徽治淮的老领导,指挥和参与了许多治淮的重大工程。很多情况你最了解,最有发言权。第二天上午,省委、省政府的主要负责人作了全面汇报后,光宇同志作了大约十几分钟简短发言。大意有两点:一是这次大水造成的灾害十分严重,超出原来预计,给安徽的群众造成巨大损失。特别是行蓄洪区作出了重大牺牲。恳请中央能给予重大支持。当然,从安徽自身来说,工作基点还是要放在发动群众,大力进行生产自救上来。二是关于治淮问题。从历史情况看,总是要等淮河大水成灾,上面才强调加强治理,但年年说加强治淮,年年难以兑现。主要原因在于根治淮河不是一个省能够独立承担起来的任务,需要豫、皖、苏三省通力协作,在中央的统一规划和领导下推动。当然,还需要投资保证。所以,请中央一定要下大决心,加大治淮的统筹和投入。江总书记、田副总理对光宇同志的发言表示充分肯定,并就抗洪救灾和治淮工作作了重要指示。当年9月,国务院召开了治理淮河和太湖的工作会议,确定在淮河流域兴建19项治淮骨干工程,其中安徽为重点,共14项,总投资170多亿。这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投入了。淮河全面治理从此开始了崭新的篇章。
 
 
    建国后,光宇同志长期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岗位上辛勤工作,转任省人大党组书记、主任以后,继续保持和发扬了勤政为民、廉洁奉公的好传统、好作风。我们随他下基层调查研究,他总是督促提醒我们要按规定给付住宿费、伙食费,不允许有丝毫马虎。记得大约是1986年春,我们去金寨调研,返程时地方的同志给我们带了些县里自产的水果罐头,好像是糖水板栗、黄桃之内,已经装入后备箱。他得知后,坚决不同意,要求从后备箱取出退还。光宇同志对我说,收些土特产看似是小事,但实际上是涉及原则的大事。光宇同志还多次给我们讲,陈毅同志五十年代给党的中高级干部作报告时强调,一个人如果自己不能管住自己,以后必然由别人来管,由公检法来管。之后,我们从光宇同志的老秘书那里得知,不接受任何礼品包括土特产,是他多年的一贯作风。从此,出差返程前,检查后备箱成了我们的一个例行工作程序。
    还有一次,皖北地区一家大型企业举行开工剪彩仪式,正式邀请光宇同志作为重要嘉宾。企业所在地正是光宇同志战争年代长期战斗、生活的地方。我向他汇报,他非常高兴地说,那一带是农业地区,工业一直比较落后,能有这样一个大企业落户很不容易,应该参加、祝贺。随后,在接洽参加仪式的具体安排中得悉,企业还将按当时的所谓惯例给付出场费。光宇同志知道后,非常不快。他对我说,这样做是把领导职责商品化了,我不能参加。你找个理由婉绝吧。光宇同志是伟大的人民教育家,被周恩来总理誉为党外布尔什维克的陶行知先生的学生。他平时喜欢和我们讲陶先生的事情,喜欢讲陶先生的两副对联:“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捧出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他还说,陶先生的这两句话,应该成为我们共产党人的座右铭!
    王光宇同志的一生,光明磊落,炽热追求,勤奋廉洁。他用自己毕生的实践,诠释了陶先生的伟大精神,诠释了共产党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伟大精神。值得我们永远怀念、学习。
(责任编辑:田式祖)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备案号正在申请中...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