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2018年第3期(总第132期)
  
上将洪学智的“八条铁令”严家风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8年08月28日 点击数: 103 来源: 撰稿人: 胡遵远

 

 

上将洪学智曾两度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是掌管钱财最多的一位军队领导。他经常告诫自己和下属:“人生一世,可能什么情况都会遇到,但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以宽容之心待人、敬业之心做事、敬畏之心律己,任何时候都不要去贪图小利。”他带头执行廉政规定,精心为国家和军队理财,从不利用特权为自己和家人谋取私利,是一位廉洁奉公的楷模。有诗赞道:两授上将垂青史,一代风范励后人。

针对当时社会上存在的一些不正之风,洪学智定下了许多规矩,比如:下部队严格“四菜一汤”标准,就餐摆酒一律不喝,任何时候都不许用公家的钱款请吃请喝,饭桌上不许有剩饭,部队和下级送的礼物一律不收,不允许子女搭车,等等。后来,这些规定被其下属概括归纳为“八条铁令”,始终认真执行,谁都不敢触犯。

洪学智经常到部队、到地方去开展调查研究,遇到部队与地方领导送礼,他都一概拒收。有一次,洪学智下部队,在乘车返回的途中,发现车子上多了一小口袋花生,他立即追问是怎么回事?工作人员报告说,这是基层官兵的一点心意。洪学智立即火了:“我们到部队,吃住都在部队,给人家添了那么多麻烦,走了还拿部队的东西,哪有这样的道理?”洪学智说:“现在,社会风气有不好的一面,别人怎么做我管不了,但咱们自己一定要做好,不能让人背后戳脊梁骨、说闲话。我现在管的是全军的钱物,到部队里去哪怕是拿一点东西、占一点便宜,官兵们会怎么看、怎么想?如果身居要位的人这个拿一点、那个占一点,必然会带坏部队风气。部队的风气坏了,还怎么指望他们去好好打仗?”以后,洪学智还多次拿这件事教育大家严守他的“八条铁令”。

还有一次,洪学智到内蒙古视察,当地领导安排他参观了鄂尔多斯羊绒衫厂。厂领导准备了几件羊绒衫,想请内蒙古自治区政协主席转给洪学智,希望他能够帮助扩大宣传。主席征求洪学智随行人员邢秘书的意见,刑秘书说,首长不会收的,您还是别去碰他的规矩。主席坚持说:“这是我们这里的特色产品,是请首长帮助扩大宣传的,我直接去跟他解释。”最终,羊绒衫还是被悉数退回了。事后,主席感慨地对邢秘书说:“还是你对老首长了解得深,不过,虽然礼物被拒收了,可是我内心里却更加敬重他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尚品质的确让人钦佩!”

在洪学智身边工作了20多年的邢秘书,对洪学智将军的“八条铁令”也有过一次“破例”的念头。那是他陪洪学智到安徽芜湖调研,当地政府的同志准备送给首长一个砚台。邢秘书觉得这个东西对首长练习书法、健身有好处,就自作主张地收下了。结果报告洪学智时,还是挨了一顿批评。洪学智语重心长地说:“收了第一次,就会收第二次,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这些看似小事,实际上却像分水岭、分界线一样重要,许多人犯错误就是从这些看似小事开始的,所以,我们必须从细微之处做起、从严做起。”最后还是按他的意见把砚台退了回去。

洪学智不收礼也不送礼。有一年春节前夕,工作人员善意提醒他,“您是不是也适当地给领导同志拜拜年?”他摇摇头、表示不妥,说:“首长们那么忙,有事在工作时间里就汇报了,没有必要在节假日期间再去打扰,人家也需要过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节日,我们不要去搞那些庸俗添乱的事情。”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逢年过节,他一定要去探望老帅或老帅的遗孀,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洪学智曾动情地说过:“老帅们为打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们要永远记住他们!” 

洪学智每次到部队检查工作,都是到食堂与干部、战士一起用餐,并且主动结算费用。一次,天山之行,车队出发已经大半天了,洪学智忽然得知还没有交伙食费,顿时勃然大怒。返回去补交已经不行了,无奈之下只好狠批秘书。随行的领导想解释几句,不料越解释、洪学智越发火。他从历史讲到现实,从党的要求讲到个人操守,摆事实、讲道理,滔滔不绝,整整讲了三、四个小时。从那以后,随行人员都要互相告诫、彼此提醒:吃饭千万不要忘了交费,而且一定要手里捏着凭据才能离开。

还有一次,洪学智到兰州出差,回京前的头一天晚上,他催促秘书赶紧把账结了。秘书去结账时,恰巧对方的办事人员不在,他见时间已晚,觉得第二天一早去结也来得及,当晚也就没有办。谁想第二天清晨,洪学智一见到秘书,第一句话就问结账的事。听说还没结,立即发起火来:“什么找不到人?快去把账结了,否则我们不能走!”直到秘书结完账并把发票呈给他审阅后,他才露出了笑容。

洪学智下部队,一向坚持轻车简从,反对前呼后拥;招待用餐,严格执行“四菜一汤”规定,不准突破、不搞变通。有一次,到总后的一个直属单位去调研。第一天晚餐,按正常速度上菜,两道菜之间相隔时间比较长。洪学智吃过四道菜后,说:吃饱了,起身便走。单位领导明知菜还没有上完,也不便明说,只好陪同离席。第二天晚餐,上菜速度加快了,不等洪学智吃饱饭,已经上了六、七道菜。洪学智问,昨天上四个菜不是很好嘛?今天怎么搞的?为什么要增加?到了第三天晚餐,虽然还是四道菜,但是每道菜都换成了一大盘子,并且每一个大盘子里面都放了好几样菜,成了一个大拼盘。洪学智问,你们还有比这更大的盘子吗?单位领导开始说有,但很快琢磨出这是批评的意思,便连声说没有了、没有了。洪学智语重心长地说,你们想让我吃好点、多吃点,是一片好心,但是菜多了,一是破坏了规矩,二是造成了浪费,三是有可能损害健康,何苦呢?随着物资的丰富和社会风气的变化,有人劝他不要太较真,可以变通一下。洪学智则说,不管物资多么丰富,社会风气怎么变化,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绝对不能丢!

洪学智平常迎送客人,都是自掏腰包,设家宴招待。一次,洪学智率团赴美访问,临行前,他把外交部领导请来商量访问的事情,总后领导建议公款招待一餐,洪学智硬是不同意,最后还是在家里设了便宴。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会客室放了一张圆桌后,师傅送菜都进不去,只好请客人代劳。

2000年,《洪学智回忆录》出版,作为晚年的一件大事,洪学智很高兴,准备设宴招待编辑人员。他谢绝了各种建议,不去宾馆饭店,也不去内部招待所,坚持在家里宴请客人。虽然没有名贵的菜肴,却充满了感人至深的真诚与热情。这一顿饭,给所有在场人都留下了美好的记忆、深深的思考。(责任编校:刘以顺)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备案号正在申请中...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