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2019年第1期(总第134期)
  
“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范例
——读刘以顺《新四军故事》一书有感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9年02月14日 点击数: 56 来源: 撰稿人:

庞振月

 

 

  最近,我以浓厚的兴趣阅读了由安徽省委党校刘以顺教授撰写、人民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的《新四军故事》一书,深感该书是一本“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的生动教材,也是“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一个范例。

“讲好中国故事”作为一个明确的工作要求,是习近平总书记于2013819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来的。他说:要“创新对外宣传方式,加强话语体系建设,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增强在国际上的话语权。”由此,“讲好中国故事”成了国际国内一个普遍关注的问题。

西方主流媒体较普遍地认为,以习近平为代表的中国新一代领导集体治国理政不再囿于中国国情,更具备了“世界主义眼光”和“全球视野”。对于“讲好中国故事”而言,习近平提出的“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合作共赢”、“道义感召力”、“把握人类利益和价值的通约性”、“在国与国关系中寻找最大公约数”等等,都是要通过“讲好中国故事”向全世界提交一份思考人类未来的“中国方案”。应当说,西方媒体的这些猜测和评述基本上是正确的。

为什么要通过“讲故事”来宣传“中国主张”呢?西方媒体也有各种评说。最普遍的解释是:人们可以排斥观点,但并不厌弃故事。故事可以成为全球传播的有效桥梁。好故事可以缓解抵触心理乃至助力沟通、增进感情。语言是存在的家园,故事是主体的投射和现实的映象。讲故事的人是隐藏在故事背后的,用故事说话不如让故事自己说话。目前中国的各类媒体也普遍接受这一观点,认为“讲好中国故事”是“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时代使命。

“讲好中国故事”,不能不想到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在上世纪30年代所写的《西行漫记》(英文原名《红星照耀中国》)一书。作品在欧美的报刊上连载后引起了强烈反响。美国《时代》周刊评论说:“斯诺对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发现和描述与哥伦布对美洲的发现一样,是震惊世界的成就。”毛泽东说:《西行漫记》是“外国人报道中国人民革命的最成功的著作之一”。当时正是国民党反动统治最黑暗时期,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红军长期被妖魔化,“赤匪”、“土匪”一直是中共和红军的代名词。斯诺作为西方记者,经过深入采访、实地考察后写下的这部纪实作品,不仅向国民党统治区人民传递了共产党和工农红军的丰富信息,而且首次向世界人民打开了了解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真实情况的窗口。

历史在前进,时代在发展。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早己成为“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在这些方面的表现和业绩尤为突出。但是,西方有些人却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特别是东西方冷战结束以后,西方敌对势力因未能像搞垮苏联一样搞垮中国,就连续不断地利用他们的“话语霸权”,制造和渲染“历史终结论”、“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企图在中国搞颜色革命,这也都是造成今日世界极不安宁,以致爆发贸易战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这种背景下,“讲好中国故事”,让世界人民真正认识历史的中国和现实的中国已成为坚持“四个自信”的时代要求,更是实现伟大的中国梦的必备条件之一。

历史像接力棒一样,是代代相传的。现代中国是从推翻旧中国、建立新中国,历经千难万险,才有了今天。这段漫长、浩瀚的历史,学界把它统称为“红色历史”或“红色文化”。我们所说的“四个自信”中的“文化自信”,它是共产党人也是全体中国人民的精神家园,必须坚决维护好守护好。所以,我们一定要十分珍惜、爱护和传递中国的红色文化基因,使其代代相传。

中国革命历史上做出巨大贡献的是红军、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以及千千万万的无数人民英烈,讲好他们的故事,是“讲好中国故事”题中应有之义,是极其重要的内容之一。基于此,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刘以顺教授花费极大的心血和精力编著了一本近100则、共50多万字的《新四军故事》,由人民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我认为这是一件很有意义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我相信,它必能为广大群众所喜爱,也必能使大家从中汲取丰厚的精神营养,激发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自强不息。

此前,我也曾阅读过许多新四军故事,几乎每篇都使我激动不己,深受教育。但我却很少作连贯的、整体的系统思索,更缺乏分门别类的解读,没有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进一步升华。刘以顺教授所编著的《新四军故事》分别归纳为“理想信念篇”、“群众路线篇”、“团结战斗篇”、“反腐倡廉篇”、“制度法纪篇”、“高风亮节篇”6大篇章,这对我们加深认识新四军、学习新四军、继承和发扬新四军的“铁军精神”有很大的启迪和教诲作用,这也是本书的重要特点之一。

《新四军故事》这本书是以传承红色基因为使命,这是它最鲜明的特色。由此,它用事实讲话,用故事讲话,借以批判近些年来所弥漫的历史虚无主义倾向。围绕着新四军所泛起的历史虚无主义,主要背景是:上世纪80年代,台湾陆续出版了《蒋总统秘录》、何应钦《八年抗战之经过》、顾祝同《墨三九十自述》、徐永昌《求己斋日记》以及《抗战建国史研究论文集》等著作。这些书谈及中国抗战历史,主要是吹嘘、夸大蒋介石的抗战功绩,诬蔑中国共产党及其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借抗战为名扩充实力,抢占地盘,不服从军令,破坏抗战,是所谓叛军、匪军等等。这很适合国内一些“公知”和“新汉奸”的口味,也非常适合西方敌对势力在中国推行“颜色革命”的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网络上和一些报刊不断传播、散布这些篡改和歪曲事实的谬论邪说,甚至连国民党顽固派于19411月蓄意谋划的以剿灭新四军为主旨的“皖南事变”也说成是他们的正义行动。在这股反动思潮影响下,一时间国内出现了各种各类“翻案文章”,并提出了“告别革命论”,以贬损和否定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革命史、斗争史,进而丑化和否定我党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史。如何厘清此类谬误,《新四军故事》一书做了最有说服力的解答。我认为这是本书的最成功之处。

《新四军故事》以更多、更广泛的内容描述了“铁军精神”的方方面面,以铁的事实形象地再现了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精神,包括为人民利益勇于牺牲、军民鱼水情、创建全新的革命根据地、在战争环境下努力搞好经济建设、从严治党治军、推行民主与法制等等,可以说历久弥新,有着永不褪色的伟大与现实意义。由此,也使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以史为鉴,资政育人,确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最后还想特别说一下,《新四军故事》这本书的文笔也很优美,要言不繁,情理交融,叙事娓娓动听,既能从道理上说服人,又能从感情上打动人,完全没有八股调,和人民的心声紧紧相连,这肯定是受人们欢迎的。我很喜欢这部著作,希望大家和我一样喜欢。

(责任编校:刘以顺)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备案号正在申请中...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