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2019年第2期(总第135期)
  
《渡江侦察记》中李连长的原型章尘的出征诗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9年05月13日 点击数: 51 来源: 撰稿人: 汪晓东 文 程卫星 图

 

             

 

20061125日,上海市原市委常委、上海警备区原政委章尘(曾用名亚冰)与世长辞,享年85岁。他就是我们年幼时崇拜的英雄——电影《渡江侦察记》中主人公李连长的原型。

19223月出生于安徽歙县埸田村,193710月入伍,1938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教导员、主任、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

194946日夜晚,他奉命率先遣渡江侦查大队,潜入敌后开展侦察活动,策应解放军主力渡江,后荣立一等功。

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南京军区司令部防化学兵部主任、师政委、军参谋长,上海警备区政治部主任、副政委、政委。

1954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渡江侦察记》,之所以风靡大江南北,家喻户晓,就是因为电影取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地就在长江以南的芜湖地区。影片中,智勇双全的侦察连长李春林,老班长吴老贵,侦察员小马以及女游击队长刘四姐,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而这些人物大多来自于当年解放军三野九兵团二十七军派出的先遣渡江侦察大队。当时,章尘从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二三六团参谋长任上挂帅组建先遣侦察大队,他是侦察大队长兼临时党委书记。

194944日在无为叶家墩隆重举行的誓师大会上,章尘赋诗立下军令状,军长聂凤智、政委刘浩天、参谋长李元、政治部主任仲曦东和所有渡江侦察大队的指战员都听到了这首他自作的新诗《先遣渡江有感》:

我们是一支无敌的铁军,它曾在自卫战争中屡建功勋。

现在它又肩负着光荣伟大而又繁重艰巨的先遣渡江重任。

它将:

像钢刀一样插入敌人的心脏,里外夹击,迎接主力胜利渡江;

像奇兵一样神出鬼没,扰袭破坏敌人,麻痹敌人指挥,扰敌敌之部署;

像鹰眼一样明亮来察明敌情,供上级指挥若定自如;

它保证大军渡江立足,制敌于死命。

我居然成为它的统帅者,是我数十年如一日斗争史上的荣耀,我引以为自豪和骄傲!

“一定能突过去,有条件来坚持敌后”。这是我们共同信念和意志,但不是盲目自信,而是有根据的自信:

有党的英明准确指示,作为我们行动斗争的指针;

有绵密竹林、树丛的山区,供我们周旋活动;

有坚持多年敌后斗争的游击队与我们配合协同;

有曾经我党影响教育的人民作为我们的靠背;

有不久时日行将渡江的大军作为我们的呼应;

更重要的有我们团结钢强的意志,忠诚勇敢的决心,将是胜利的最可靠保证。

困难摆在我们面前,正视它,决不掩盖,只有主观能动才是克服万难的唯一途径!

保证胜利完成任务,我们需要:

有正确的行动方针:

偷。以秘密迅速果敢出敌不意偷渡成功,这是完成任务的首要关键;

游。以分散集中、隐蔽机智的游击战术来达到保存自己;

击。以坚决果敢勇猛的动作给敌人以痛击,直接迎接策应主力过江。有大无畏的勇气和钢铁的民心,更需有理智冷静,高度对党负责的责任心,发挥无穷尽的智慧,集大家聪明来制敌取胜;

忍受一切艰苦,“跑得”、“累得”、“饿得”、“打得”,来完全取胜;

有高度纪律性,只许向前不许后退,坚决插进去,不允犹豫,至死不屈,绝不被俘,视死如归。

要依靠群众,求得自身生存。

一切准备停当,号令下达了,以无比愉快兴奋而紧张的心情开始履行我们的任务。

同舟共济,同生死、共患难、团结无间,忠贞不二,行动将是鉴别一切真实的明证。

胜利在向我们招手。胜利在照耀着我们前进,到那时:胜利凯旋会师,热烈紧紧双手,站在大磕山的高峰上,让我们狂呼:“渡江胜利万岁!”

(责任编校:刘以顺)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备案号正在申请中...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