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卷1
  
高敬亭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2年06月15日 点击数: 2717 来源: 撰稿人:

童志强

    高敬亭,1907 8 月出生于河南省光山县城郊董店(今属新县)一个贫农家庭。父亲高立祥以租种地主田地为生,农闲时做小生意补贴家用。高敬亭在兄弟6 人中排行最小。10 岁时母亲去世,父兄们节衣缩食送他到私塾读书。读了6 年私塾,粗通文墨。后因家贫辍学,与父兄一起务农,帮父亲屠猪谋生。

    1927 年上半年,高敬亭在读私塾时的同学、中共党员梅光荣的引导下,投入了大革命的洪流。同年11 13 日,中共鄂东特委领导了著名的黄麻起义,不久失败。麻城县乘马岗地主民团在董店高敬亭家中搜到一些革命传单和标语,高敬亭的父亲、妻子和3 个哥哥被反动地主活活打死,房屋也被付之一炬。血海深仇坚定了高敬亭跟共产党干革命的决心。

1928 5 月,黄麻起义部队转移到豫东南开辟柴山堡根据地。中共鄂东特委派党员石生才到董店成立光山县弦东区工作委员会(农会性质的组织),石生才任书记,高敬亭为委员。经石生才介绍,高敬亭于1929 3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 月当选为乡苏维埃委员,旋又升任乡苏维埃主席,10 月调任区苏维埃武装委员,在率领地方武装配合红军攻打蜂子笼山寨和崩河坎、吴陈河、泼河、晏河一带敌人据点的战斗中,带头冲锋陷阵,显露出非凡的组织能力。由于战功卓著,1930 5 月,高敬亭被选为光山县苏维埃主席。同年6 月,鄂豫皖边区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在光山县王家湾召开,高敬亭被选为鄂豫皖边区苏维埃政府粮食委员。1931 3 月又调任中共光山县委书记。

    高敬亭作为鄂豫皖根据地农民英雄的代表,是当时鄂豫皖边区十分严酷的对敌斗争和党内斗争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出现的一颗光彩夺目的新星。1931 5 12 日,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成立。张国焘任书记,高敬亭为分局委员。同年7 1 日,在鄂豫皖边区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高敬亭当选为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成为鄂豫皖根据地最高行政领导人。1932 1 月,在中共鄂豫皖省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上他又被选为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长,1932 10 月因第四次反“围剿”失利,张国焘率红四方面军西出川陕。鄂豫皖省委为统一领导留存的红军武装,从省委抽调干部充实军队重建红二十五军,任命高敬亭为该军第七十五师政治委员。经过郭家河、潘家河、杨泗寨等战斗,红七十五师屡建战功,高敬亭的军事素养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张国焘在鄂豫皖根据地极力推行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以“肃反”为名错杀了大批党和军队领导干部。张国焘离开后,鄂豫皖省委和红二十五军领导人继续肃反扩大化错误,1934 5 月,高敬亭升任红二十五军政治部主任。同年9 月,他担任中共皖西北道委书记,又错捕错杀了许多经过长期考验的地方党和地方武装的领导干部,给革命事业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1934 11 17 日,中共鄂豫皖省委率红二十五军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名义,离开鄂豫皖根据地越平汉路西进。临行时通知远在皖西北的高敬亭,责成他组织鄂豫皖边区新的领导机构,重组红军,领导边区游击战争。从此,高敬亭作为鄂豫皖边区的最高领导人,以对党的事业的忠诚和坚毅不拔的毅力,领导并坚持了3 年红军游击战争,使大别山红旗不倒,最终为中国革命保存了一支成建制的红军武装力量。这支部队以后作为新四军第四支队和第二师的主力,成为开创淮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中坚力量。

    1935 2 3 日,高敬亭在皖西太湖县凉亭坳(今属岳西县)汪氏宗祠主持干部会议,将皖西剩余的红军零散武装和鄂东北独立团合编为红二十八军作为主力武装,高敬亭以红二十八军政治委员的名义,统一领导鄂豫皖边区党政军工作。会后,高敬亭率部奔袭潜山县林家冲王庄,一举捕杀回家过年的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委员兼财政厅长余谊密以及他的儿子、潜山县保安大队副余竺僧,缴获了一批武器给养。这是红二十八军重建后给敌人的第一个“见面礼”。在3 年游击战争期间,红二十八军与地方游击武装粉碎了敌人重兵的多次“清剿”,发展壮大了革命力量。高敬亭指挥红二十八军这支1000 余人的部队,紧紧依靠根据地人民群众,在地方游击师、便衣队的配合下,转战鄂豫皖3 45 个县,拖住百倍于己的强敌在大别山区,为掩护和策应兄弟红军的长征以及其它地区的游击战争作出了重要贡献。此间,他和广大指战员一起总结出许多符合毛泽东军事思想、以弱胜强的战略战术原则,如“拖垮二十五路军,相机打击十一路和东北军,向保安团要补给”的避强击弱的策略,以及“敌情明则打,地形有利则打,伤亡小则打,缴获多则打;反之则不打”的“四打四不打”战术原则;还有“敌上山,我下山”、“以营为单位分散游击”、“伪装战术”、“杀回马枪”等一整套的游击战术。高敬亭在实战中总结出来的这些战略战术原则,是红军建设的宝贵财富。

 

1937 年初,高敬亭从白区报纸上看到有关西安事变和国共酝酿第二次合作的消息。7 月上旬,中共皖鄂特委书记何耀榜派出的交通员姜术堂从西安红军联络处取得中共中央关于国共合作的文件和宣传品,辗转返回岳西鹞落坪,在沙僧河一带找到何耀榜汇报西安之行经过。

7 13 日,高敬亭率手枪团两个分队从鄂东北突围到皖西,在岳西南田与何耀榜会合,得到姜术堂从西安带来的文件。于是立即召集有关人员开会。经过慎重研究,高敬亭决定主动试探,以红二十八军的名义向国民党鄂豫皖边区督办公署发出停战谈判的倡议。

    7 15 日上午,高敬亭派便衣队员金孝广把他给卫立煌的信送到岳西县第三区蛇形岗炮楼,信中建议双方停战谈判,共同抗日。卫部对围剿红二十八军早已失却信心。同时,卢沟桥事变后,国民党军队广大官兵抗日热情高涨,无意继续内战。卫立煌也已内定新职,即将率部赴防。因此当天下午卫立煌接到电话汇报后就指示复信接受谈判要求。次日,安徽省政府亦奉命派代表到岳西参加谈判。

    7 18 日,卫立煌的全权代表、高级参谋刘纲夫到达岳西县城。高敬亭派何耀榜为红二十八军代表。从22 日起双方正式举行谈判。谈判地点为岳西县青天畈上青小学,由于中共方面坚持高度的原则性和必要的灵活性,经历时一周的谈判,最后在双方努力下于27 日达成协议。28 日上午,何耀榜陪同“红二十八路军政治部主任李守义”来到岳西县九河朱家大屋,出席谈判协议书签字仪式。在一阵阵热烈的锣鼓和鞭炮声中,“李守义”和刘纲夫分别代表双方在协议书上签字。接着,“李守义”设午宴招待刘纲夫一行。席后双方合影以示纪念。至此,历时13 天的岳西谈判宣告圆满成功,国共两党在鄂豫皖边区的十年内战宣告结束。

    岳西谈判,是鄂豫皖边区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的历史转折点,是在南方八省红军游击队中最早同国民党进行谈判并达成协议的成功的谈判。领导岳西谈判的红军方面决策者和出席签字仪式的“李守义”,就是高敬亭。

    1937 7 7 日,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国共两党通过谈判,将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12 25 日,叶挺、项英在武汉召开新四军军部成立大会。27 日,高敬亭应召赴武汉长江局开会。长江局和新四军军部决定由高敬亭担任新四军第四支队司令员、郑位三任副司令员(对内即为政治委员)、萧望东任支队政治部主任,原红二十八军改编为第四支队第七团,另调桐柏山游击队到高部改编为第四支队第八团。

    12 28 日,毛泽东从延安致电周恩来、项英,指示“高敬亭率部可沿皖山山脉进至蚌埠、徐州、合肥三点之间作战,但须附电台并加强军政人员”。同一天,毛泽东还来电批准了长江局和新四军军部关于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为4 个支队的方案。1938 1 8 日,经国民政府军委会军政部长何应钦正式核定批准,委任陈毅、张鼎丞、张云逸、高敬亭“分任第一、二、三、四游击支队司令”。

1 月中旬,叶剑英亲临七里坪向高敬亭详细阐述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和部队东进意义。为了调整领导关系,党中央和长江局决定加强四支队的骨干力量,将郑位三调离四支队去担任中共鄂豫皖特委书记,将萧望东调到河南彭雪枫部工作,根据高敬亭要求,将戴季英从延安调至高部担任支队政治部主任。3 8 日,高敬亭率新四军第四支队誓师东进。全支队共3100 余人,是新四军4 个支队中建制最整齐、人数最多、装备最强的支队。3 14 日全支队在皖西流波会师。高敬亭将支队指挥部设在舒城县东、西港冲,部队交参谋长林维先与政治部主任戴季英率领,继续东进到皖中巢县、无为地区,自己则因牙龈出血不止,带手枪团返回双河镇养病。

    5 12 日,四支队九团二营在巢县东南蒋家河口伏击小股日军获胜,毙日军4 名,缴枪数支,获敌人军旗一面。这是新四军建军后的处女战,谱写了新四军抗日战史的第一页。首战告捷,意义自是十分重大,连蒋介石都致电嘉慰:“希望继续努力为要。”

中共中央很重视四支队的发展,对它在华中敌后抗战寄予极大的期望,1938 5 22 日《关于徐州失守后华中工作的指示》中专门强调指出:“用一切力量争取高敬亭支队在党的领导下,使之成为这一区域的主力。”为此,长江局特地派董必武到舒城传达中央指示。

1938 年下半年起,四支队奉命转战在安庆至合肥、合肥至六安公路两侧,专事伏击日军运输车队,先后取得大关、小关、范家岗、椿树岗、棋盘岭等大小数十次战斗的胜利,接着又攻克无为、庐江两座县城。在敌后军民抗日热情高涨的形势下,部队得到很大发展,先后组建成立了东北抗日挺进纵队、淮南抗日游击纵队和游击第二纵队。随着支队作战胜利的同时,高敬亭开始滋长了某些居功自满情绪,不能正确处理自己与组织的关系,同时,与支队政治部主任戴季英的矛盾也日益公开化。

    1938 11 月,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从皖南军部过长江来到皖中,要求四支队挺进皖东,但遭到高敬亭拒绝。张云逸无奈,只得审慎地率领第八团东进皖东,想以此来影响和推动整个支队东进。但是高敬亭和支队主力始终在淮南路西地区徘徊,并企图把部队拉到怀宁、桐城、庐江一带创造背靠大别山的根据地。这显然违背了党中央关于新四军东进敌后发展开辟敌后根据地的一系列指示精神。

 

    1939 4 18 日,中共中原局书记朱理治在向中央书记处的报告中提出了处理高敬亭问题的上中下三策:推动他到延安学习或择地养病为上策;委以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名义,部队交由其他同志带为中策;撤销其职务为下策。4 27 日,新四军军长叶挺、军政治部副主任邓子恢、第一支队副司令员罗炳辉和军部参谋处长赖传珠一行,离开军部赴江北整理部队、组建江北指挥部并处理高敬亭问题。

叶挺一行5 10 日抵达舒城西港冲四支队留守处,当晚即召开支队连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会上全体与会指挥员一致表示坚决执行中央和军部东进命令。高敬亭也被迫举手表示同意。但是在会后部队开始东进时,高敬亭却写信命令七、九团停止前进。九团团长詹化雨和团政委胡继亭抵制了高的错误命令,并及时向江北指挥部汇报。而七团团长杨克志和团政委曹玉福却乘机贪污金银叛逃。

杨、曹叛逃后,江北指挥部当即开展“反杨、曹斗争”,因斗争中涉及高敬亭的一些问题,由此演变为“反高斗争”。5 月下旬,高敬亭应邀到肥东青龙厂开会,从此失去自由,天天接受审讯。在“反高斗争”中,高敬亭除了承认过去“肃反”有扩大化倾向和作风上的错误外,对其它问题始终不服。最后,中共中央书记处于6 15 日发来电报,决定撤销其四支队司令员职务,另从延安派原红二十五军副军长徐海东来担任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四支队司令员。6 21 日至23 日,在青龙厂附近一个大树林里连续3 天召开有近千名指战员参加的公审大会,经军部批准,决定对高敬亭处以极刑,并向中共中央和国民党当局分别发出报告。会议宣读了中共中央和新四军军部关予开除高敬亭党籍和军籍的决定。就在正要宣布散会的时候,接到由崇禧电报,称奉蒋介石之令,批准将高敬亭处以枪刑。1939 6 24 日上午8时,高敬亭被处死,终年32 岁。

    高敬亭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作出过很大的贡献,也犯过错误。但高敬亭的错误,是属于革命队伍内部的问题,是可以教育的。“反高斗争”的结果,轻率地将这样一位功勋卓著、功大于过的高级将领处以死刑,这种做法是极其错误的。

    “反高斗争”以后,在四支队又错误地开展了“肃清高敬亭余毒”的活动遥结果,株连了一批干部被降职,几十名老红军骨干离队。

 

    高敬亭被错杀后,他的爱人史玉清受到牵连被开除党籍。1942年,史玉清以她对党的至诚的忠心,重新赢得了同志们的信任,再一次加入中国共产党。

    全国解放后,史玉清到合肥市工作,先后担任过安徽省卫生厅副科长和合肥市牙病防治所副所长等职。高敬亭的女儿高凤英也从小学、中学到进入大学,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医务工作者,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高凤英从父亲的一些战友、部下那儿逐渐加深了对其父亲的了解。她开始认真思考问题,终于和母亲一起下定决心向党中央和毛主席申诉,要求澄清父亲的历史问题。

    1975 11 10 日,高凤英写信给毛泽东主席要求重新审查高敬亭问题。当时“文革”尚未结束,党内正大张旗鼓地开展“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为慎重起见,这封信托人带到北京寄出。此后,她们母女处于焦急的等待之中,一等就是两年。其实,高凤英的信很快就转到毛泽东手里。正在病中的毛泽东阅信后于当年11 30 日批示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让其向了解高敬亭案的同志询问此事,“以其结果告我”。毛泽东对高敬亭问题一直是很关心的。早在抗战初期就曾作出过一系列的指示。高敬亭被处死前,延安就电示:“争取教育改造四支队,对高采取一些过渡办法,利用目前机会由军部派遣一些得力干部到四支队工作,以帮助四支队之改造与整理。”1943 年在延安中央党校看戏时,毛泽东巧遇参加延安整风的原四支队第八团团长周骏鸣,也曾当面询问:“周骏鸣,高敬亭不枪毙,送来延安学习好不好?”表示了对“反高斗争”的反思。全国解放后,毛泽东在1953 年视察安徽同中共安庆地委书记傅大章谈话时,又谈及高敬亭被杀的话题,认为其中有人搞了鬼。

    1975 12 9 日,汪东兴将了解的情况向毛泽东写出报告,指出经过了解,从中央当时给新四军的复电看,未查到中央复电中提到同意枪决之事。仅隔5 天,毛泽东于12 14 日在汪东兴的报告上批示:“请军委讨论一次,我意此案处理不当。”

    1977 4 27 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终于正式发出《关于给高敬亭同志平反的通知》,指出:“高敬亭同志参加革命后,在毛主席党中央领导下,在坚持鄂豫皖地区的革命斗争中是有功的,虽在四支队工作期间犯有严重错误袁但是可以教育的,处死高敬亭同志是错误的。遵照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的批示,中央军委决定对高敬亭同志给予平反,并恢复名誉。”

    不久,国务院民政部又专门发文,追认高敬亭为“革命烈士”。

    在部队和地方的支持配合下,在肥东县青龙厂找到了高敬亭的遗骸。

    1980 4 19 日下午,高敬亭骨灰安葬仪式在合肥殡仪馆隆重举行。4 25 日, 《安徽日报》对高敬亭骨灰安放仪式作了长篇报道,公开为高敬亭平反昭雪。

    一代英杰得到了应有荣誉和崇敬。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备案号正在申请中...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