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卷1
  
谭震林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2年06月15日 点击数: 2278 来源: 撰稿人:

童志强

 

    谭震林,1902 4 24 日诞生于湖南省攸县一个贫困的城市居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谭震林12 岁就到饭店当学徒谋生。1925 年参加革命,1926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到茶陵县从事工人运动。1927 年秋上井冈山,任中共茶陵县委书记、县苏维埃政府主席。19289 月任中共湘赣特委代理书记,不久任书记,1929 年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第二纵队党代表,第四纵队政治部主任、司令员、政治委员等职,为建立和巩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1931 年初任红十二军政治委员,1932 年任福建军区司令员。1933 年在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开展的反“罗明路线”斗争中受到打击,调到国家保卫局任科长。1934 10 月红一方面军主力长征后,奉命留在闽西,担任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军事部长。1936 1 月任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军事部长,与张鼎丞、邓子恢等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坚持闽西南红军游击战争。

    抗日战争时期,谭震林先后担任过新四军第三支队副司令员和第二师政治委员,为安徽抗战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动人篇章。第二次国共合作形成后,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8 14 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奉命改编为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兼中共东南分局书记。1938 4 月,长江以南的红军游击队全部赶到皖南岩寺一带集中整训。这时,谭震林奉命出任新四军第三支队副司令员(对内称政委)。第三支队司令员由军参谋长张云逸兼任,当时建军伊始,军部繁忙的军务需要参谋长处理,因此谭震林实际上主持第三支队的工作。

    谭震林上任后,首先在驻地西溪南主持连以上干部集训。当时部队比较突出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对国共合作有顾虑;二是对日军作战信心不足。针对上述情况,谭震林亲自上课,辅导大家学习中共中央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有关方针、政策,宣传民族矛盾高于阶级矛盾,大敌当前,只有不当亡国奴才能翻身解放的道理,在历史发展的转折关头,提高大家对建立第二次国共合作重要意义的认识。他还和大家一起探讨和研究抗日游击战争的战术问题,使干部、战士树立起持久抗战,抗战必胜的信心。

    第三支队在西溪南驻扎了2 个月左右,便奉命开赴抗日前线。

    继第一、第二支队东进苏南、苏皖边后,第三支队随军部行动,先后移驻太平、南陵、泾县等地,于8 月中旬开进南陵、芜湖、宣城地区正面战场。10 7 日,谭震林正式接收青弋江防线,将部队布置在弋江镇、马家园、金家阁一线。

    此时,第三支队所辖第六团团部及2 个营奉军部命令调赴苏南,所以全支队实际兵力只有第五团3 个营和第六团1 个营共计4 个营兵力,而活动范围却被国民党第三战区限定在东起芜湖、宣城,西至青阳,南至泾县,北临长江的区域内,这是处于日军占领区和国民党军防地之间的一个狭长地带。当第三支队接收青弋江防务时,前沿阵地红杨树刚刚被国民党友军丢失,造成日军西侵南进的有利态势。谭震林来到前沿阵地,与第五团第二营营长陈仁洪商议后.派出十几名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老红军骨干,趁夜摸进红杨树鸣枪骚扰;陈仁洪率2个连在外围配合,虚张声势,闹了大半夜。日军因尚未构筑工事,弄不清新四军虚实,害怕孤军深入、包围被歼,不敢久留,于次日清晨仓皇撤离。

部队进驻红杨树后,谭震林立即召开干部会议。会上,他估计日军退出红杨树后不会罢休,必然要进行反扑,他要求第五团团长孙仲德发扬军事民主,群策群力,务必打胜这一仗。从10 30 日至11 4 日,第三支队采取诱敌深入,集中兵力攻敌一点的战术,进行了历时6 天的马家园战斗,先后击退日军向南陵县马家园的四路进攻,毙伤敌军320 余名。

同年12 月,谭震林奉命率领第三支队开进铜陵、繁昌沿江地区布防,执行游击防御任务。军部赋予支队的战斗任务是:在铜繁地区建立游击基点,组织短小精悍的游击队,向敌之间隙不断袭扰敌人,集小胜为大胜。据此,第三支队不断派出游击武装袭击日军沿江据点,破坏敌人江防设施和通讯运输,使敌人不堪其扰。

现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收藏的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关于新四军每周战况致蒋介石文电中,有关谭震林支队袭扰日军的报告不胜枚举,试举几例:

“虞日,敌400 余三路进攻膜山。经新四军谭支队击退,毙敌30余”;

“俭日,谭支队在晏公殿毙敌官3 名,大尉1 名。敌兵大哭,次日用汽艇运尸送南京”;

“齐午,该军三支队孙仲德一部,在铜陵北袭击向东下驶汽船,敌伤亡八九名,击伤敌船数处”;

“哿、沁、有等日,该第三支队谭震林部,在黑郎坑、青阳山、朱家冲、刘村等处与敌激战,敌伤亡百余,我伤亡13,缴获军用品及食物甚多”;

“戍日,该军三支队孙仲德团一部,破坏横山与三山间电线3里”。

    日军不断被第三支队袭扰,就像陷入火阵的野牛,对新四军又恨又怕,疯狂反扑,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扫荡”。新四军军史上著名的“五次繁昌保卫战”就是谭震林亲自指挥的。其中11 月的几次战斗最为惊心动魄。

    11 8 日的“峨山头搏斗”中,谭震林指挥第六团第三营坚守峨山头阵地,自晨至晚苦战一天,歼日军50 余名。在11 14 日的“塘口坝血战”中,激战22 小时,直到敌酋川岛中佐被击毙,日军失去指挥才全部退出战斗。第三支队以伤亡66 人的代价,毙伤敌300 余名。谭震林在火线上接受《抗敌报》特派记者汪猷安采访时,回答了新四军之所以能克敌制胜的原因,分析了此战胜利的重大意义。他特别强调指出,此战不仅痛击了敌人的“扫荡”,进一步鼓舞了铜繁军民抗战的胜利信心,而且对反共顽固派污蔑新四军“游而不击”也是一个有力的回击,充分说明“新四军是真正在为民族生存和解放而流着热血”,“任何顽强的敌人在新四军面前都要被摧毁与击溃的”。

    11 21 日拂晓,日军又出动2000 余兵力分五路再犯繁昌,妄图挽回“皇军”军威。谭震林率部历经3 2 夜,以伤9 2 的代价,取得毙伤日军100 余名的战绩。半月之内,连获三捷,谭震林部声威远播。连顾祝同都“复电嘉勉并饬努力督饬追击粉碎敌之进扰企图”。战后,新四军政治部文艺工作者曲再元、吴强作词,何士德谱曲的《繁昌之战》的歌曲迅速流行于大江南北。在泾县云岭陈家祠堂召开的新四军军部祝捷大会上,谭震林作关于繁昌保卫战的报告。他开头第一句话,便是:“日军是可以战胜的!

    1940 3 月,谭震林奉命离开安徽皖南,去苏南宁沪铁路东段担任新四军东路军政委员会书记、江南抗日救国军东路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政治部主任。皖南事变发生后,新四军在盐城重组军部,1941 2 月,谭震林率领的苏南部队改编为新四军第六师,谭震林担任第六师师长兼政治委员,不久又兼任第六师军政委员会书记、中共江南区委书记。

    1942 10 26 日,新四军军部调谭震林担任军政治部主任。1943 2 月又奉命调淮南抗日根据地,担任中共淮南区委书记和新四军第二师政治委员。

    淮南抗日根据地是刘少奇1939 12 月从延安抵皖东后,直接领导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开辟和创建起来的。它东起运河,西抵淮南铁路,北达淮河,南濒长江,与南京隔江相望,津浦铁路纵贯其中,分为路西、路东两个地区。1943 年初新四军军部从苏北盐阜地区移驻淮南路东的盱眙县黄花塘以后,淮南抗日根据地的战略地位更显重要。它既要粉碎日伪军频繁的“清乡”、“扫荡”,又要反击津浦路西国民党桂系反共顽军的不断进攻。谭震林就是在淮南抗日根据地斗争最关键的时刻受命到淮南,肩负起坚持路西,巩固路东,保卫军部,稳定集中抗战全局的重任。

    新四军第二师师长罗炳辉内战时期同谭震林在红十二军曾经并肩战斗,建立了深厚情谊。两位老战友相隔多年后在淮南敌后根据地重逢,再次共同战斗,自然倍感亲切。见面以后,谭震林得知罗炳辉这几年患了严重高血压,还坚持在前方指挥打仗,深为感动。他一再叮嘱罗炳辉劳逸适度,珍重身体。在以后频繁的战斗中,罗炳辉病情加重,谭震林又亲自作出安排,在路东选择安定地点,让罗师长治病休养。

    为了迅速打开淮南工作局面,提高部队和地方各级领导机构的战斗力,谭震林按照“实行一元化领导”的原则,经过反复讨论和集体研究,大刀阔斧地组织实施了淮南抗日根据地的精兵简政。仅路东8县,通过整编部队和精简机构,就减少了原有脱产人员2000 余人,充实了基层,加强了战斗和生产第一线。为了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从根本上解决根据地的供给,在区党委的领导下,淮南军民在克服灾荒困难的同时,贯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积极开展大生产运动。谭震林与区党委副书记刘顺元一起,抓了路东来安县骆腾云互助组这个先进典型,推动淮南农村“组织起来”,发展农业,成为华中地区互助合作的一面旗帜。组长骆腾云后来与谭震林一起,被选为中共七大代表。谭震林还亲自开荒种田,为各级党政军机关和部队指战员做出表率。

1943 4 29 日,谭震林在盱眙县新铺主持召开由县、团级以上干部参加的“上干会议”,贯彻党中央整风指示精神,联系淮南工作的实际,研究和解决党内“三风”不正的问题,整顿淮南党的作风。会上,谭震林代表淮南区党委作了《开展淮南党的整风运动》的报告,围绕着“为什么要整风”、“整风究竟如何整法”、“我们在淮南地区如何来整风”这样三个问题,深刻论述整风的目的、意义和方法,强调整风要坚决改变“整下不整上”的现象,应首先从领导机关整起,从区党委整起,从高级干部开始。在他的指导下,为期6 天的新铺上干会议自始至终充满了一种“痛快坦白”、“舒爽活泼”的气氛,不仅首先为区党委在领导上、工作上、思想上整顿“三风”开了个好头,而且推动了淮南抗日根据地部队和地方各级领导机关的深入整风。当时担任新四军第二师第五旅兼路东军分区政委、路东地委书记的赵启民,后来回顾他亲身参加整风的体会时说:“淮南整风,持续到1945年春,主要是教育干部,重点是县团以上的领导干部。这次为期两年的大整风,是淮南党的一次历史性进步,也是谭震林对淮南党建设的—个历史性贡献。”

1944 年下半年,一直战斗在路西第一线的罗炳辉师长因病转入路东疗养,谭震林就坐镇路西,领导和指挥路西军民开展反“扫荡”、反磨擦斗争。当年11 月上旬,谭震林来到第五旅指挥所,统一指挥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运用游击战术,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反“扫荡”战斗,粉碎了7000 余日伪军向路西根据地中心区藕塘一带的七路进攻。11 19 日至20 日,谭震林率路西军民,经两天激战,分割包围并全歼进犯占鸡岗新四军阵地的国民党桂顽一七一师1600 余人,取得了反磨擦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扭转了路西地区斗争的困难局面。

    1945 年春,桂顽第一七一师又调集部队向淮南路西根据地进攻。新四军军部在桂顽一再进犯的情况下,下令自卫反击,组成以谭震林、彭明治任正、副指挥的路西战役指挥部,具体部署还击桂顽进攻的“黄町庙战役”。谭震林主持了指挥部的作战会议,根据他的意见,会议确定包围王子城以求得歼灭增援之桂顽的作战方案。4 15 日战斗正式打响,经6 昼夜激战,终于攻克王子城据点,前来增援而被围困于黄町庙地区的桂顽也大部被歼。桂顽第一七一师再次遭到重创。新四军第二师各部共计俘虏桂顽团长以下1300 余人,歼灭2300 余人,缴获迫击炮5 门、轻重机枪40 挺、长短枪1100 余支。

不久,在延安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谭震林虽然没有出席大会,也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

在八年抗战中,淮南解放区军民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和反法西斯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新四军第二师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共歼灭敌伪军2.5 万余人,部队发展到近5 万人;淮南解放区共建立2 个专员公署,17 个县级抗日民主政权,拥有人口330 余万,解放区面积达2 万多平方公里。谭震林在淮南抗战最艰苦的岁月里,不畏艰险,勇于负责,与广大军民同甘共苦,一直坚持到淮南抗战的最后胜利。

    解放战争初期,谭震林历任中共中央华中分局副书记,华中军区副政治委员、华中野战军政治委员,1946 年七八月间,与粟裕指挥华中野战军在苏中地区同国民党军队作战,取得了七战七捷的重大胜利。1947 1 月,任华东野战军副政治委员,参与指挥莱芜、孟良崮等战役。同年冬兼任山东兵团政治委员,粉碎国民党军队对山东的重点进攻。1948 11 月任第三野战军第一副政治委员兼第七兵团政治委员。在淮海战役中任总前委委员。1949 5 月后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省人民政府主席、省军区政治委员。1951 11 月任中共中央华东局企业工作委员会主任,1952 年就任华东局第三书记、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治理淮河委员会主任等职。1954 12 月调中共中央任副秘书长兼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室主任。1956 9 月在中共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1958 5 月在中共八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1959 4 月任国务院副总理,1962 10 月后兼任国

务院农林办公室主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等职。“文化大革命”中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倒行逆施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受到残酷的迫害。1974 年重新出来工作,当选为第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他是中国共产党第八、十、十一届中央委员,在中共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并在中顾委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为副主任。1983 9 30 日在北京逝世,终年81 岁。

    谭震林的骨灰,安葬在他的故乡———洣水河畔的攸县烈士公园。1987 年春,攸县人民为他在公园中央建立了基碑。杨尚昆、薄一波分别题写的“谭震林墓”,镌刻在墓碑的正背两面。每年都有来自各地的游人前来瞻仰,那里已成为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场所之一。谭震林的英名和业绩与其他革命先烈一起,将永远教育和激励后人为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而奋斗。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备案号正在申请中...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