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四军人物卷3
  
孙云汉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15年03月06日 点击数: 260 来源: 撰稿人: 陈明智史文敏

 


    孙云汉,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曹村镇桃山集人。1917年1月27日出生在一个半耕半商的农民家里。自幼聪慧,悟性高,不满7岁就读于桃山集小学,1926年秋初小毕业。就在这年父母相继辞世,一个不满10岁的孤儿,只得治丧辍学。后来,被本家族兄孙再功留养,视为己出,继续在本村小学就读。当时,孙再功的儿子孙象涵于徐州美专毕业后回桃山小学教美术,带回一些进步书刊,传播救国救民的思想,在孙云汉幼小的心灵中打上了革命的烙印,立志救国救民。随着年龄的增长,孙云汉积极参加孙象涵等爱国进步青年发起组织的“三戒会”(戒烟、戒酒、戒赌)、“互助会”、“信用合作社”等组织。1936年任桃山信用合作社主任,组织领导农民同地主高利贷剥削进行坚决斗争,深受当地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支持。
    1937年10月,在延安参加革命工作的孙象涵,奉命回到家乡桃山集,以原“三戒会”、“互助会”为基础,组成了约50人的“桃山青年抗日自卫队”。孙云汉任通讯员,他积极参加政治学习和军事训练,在革命斗争中锻炼成长,政治觉悟和军事技术不断提高。1938年5月,宿城、徐州相继沦陷后,孙云汉作为通讯员随孙象涵领导的游击队,转战于徐州以南的津浦铁路沿线,打鬼子、除汉奸,智取矿井队,破袭津浦铁路。部队很快发展到100多人,成为当地闻名的“彭南抗日游击队”,游击队下设三个中队,孙云汉任一中队一分队队长。同年7月底,按照中共萧县工委的决定,“彭南抗日游击队”改编为“人民抗日义勇队第二总队第十八大队”。孙云汉任警卫排长。
    为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谣传,振奋民族抗日精神,孙云汉所在的十八大队经过认真侦察谋划,决定在萧县官桥集奇袭日本鬼子兵。1938年8月25日,经过挑选的孙云汉等7名战斗骨干,在薛玉标、亢为德带领下,装扮成赶集的农民进入官桥集,发现有3个鬼子在集南头围着一个卖西瓜筐子蹲着吃瓜,队员们乘机围了上来,亢为德掏出短枪,对准一个鬼子的脑门开了一枪,这个鬼子立即瘫倒在地,另外两个鬼子,惊慌地站起来要跑,亢为德又是一枪,打中了一个鬼子的后脑勺,薛玉标向另一个鬼子斜射一枪,两个鬼子同时被击毙。街南枪声一响,街北的一个鬼子乘人群慌乱之机向北逃跑,孙云汉、黄凤殿紧追不舍,看到鬼子想从肩上下枪还击,孙云汉、黄凤殿2人双枪齐发,鬼子应声倒地。战斗胜利结束,共击毙日军4名,缴获三八式步枪5枝、日式手枪一枝和一批弹药物资。


    官桥集智歼鬼子兵的胜利消息传出后,十八大队声威大振,许多爱国青壮年闻讯赶来参军参战,部队很快发展到200多人。为适应抗日游击战争的新形势,1938年10月,中共萧县中心县委决定,将十七、十八两个大队,合编为人民抗日义勇军二总队第三支队,孙象涵任支队长。同时以18大队警卫排为基础组建警卫连,孙云汉任连长。同年11月,在萧县李庄庙经魏佑铸、孙象涵介绍,孙云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按照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为保卫支队首长和部队的安全更加尽职尽责。
    1938年11月18日,支队长孙象涵受张朝爵之约,于第二天在新庄孙象涵的岳父侯家面谈,“籍以消除误会”。当时估计张朝爵已投靠日军,以此诱捕孙象涵,但证据不足。于是,支队领导将计就计,把部队转移到新庄附近的醴泉村,指派孙云汉等人到新庄侦察敌情。果然不出所料,19日拂晓,孙云汉等人正在吃早饭,日军突袭新庄,直奔侯家大门口。孙云汉等当机立断,拔出20响驳壳枪向日军扫射,当场击毙日军1人,击伤多人,其余日军连滚带爬慌忙卧倒,孙云汉等人乘机从后院越墙冲出村外,从而揭穿了日伪军的阴谋,保卫了支队首长的安全。
    随着皖东北抗日斗争的深入开展,孙云汉所在的抗日游击队在战斗中不断发展壮大。1939年9月,奉命改编为八路军苏鲁豫支队第四大队(团)。孙云汉担任三营营长。同年10月10日晨,驻灵璧县城的日伪军200多人乘汽车突袭冯庙,驻守冯庙的四大队二连和四连指战员沉着应战,据险固守,激战至午后,孙云汉奉命率3营增援,从冯庙东南向敌侧后出击,日伪军在我军夹击下,败退溃逃。孙云汉等率部乘胜追击,烧毁日军汽车5辆,一时间公路上火光突起,浓烟滚滚,当地群众拍手称快,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
    1940年5月,国民党顽固派王光夏乘日伪军“扫荡”之机,率江苏常备第七旅和三十三师各2个团,渡过运河,侵占了皖东北抗日根据地金锁镇、朱湖、新行圩子一带地区。正在皖东北视察的刘少奇审时度势,决定由张爱萍统一指挥皖东北地区的八路军、新四军坚决给予反击。时任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一团三营营长的孙云汉,奉命向驻守许金围、马宅子等地顽军发起攻击,并乘胜渡河,追歼逃敌,同兄弟部队一起将王光夏顽敌大部歼灭,巩固扩大了皖东北抗日根据地。



    在长期艰苦的抗日战争中,孙云汉经过数十次战火的考验和锻炼,逐步成长为一名英勇善战的优秀指挥员。1940年9月,孙云汉任八路军五纵队三支队七团三营营长,奉命东进到泗阳、沭阳、宿迁的边界地区,以营为单位,协助地方党委发动群众,打击日、伪、顽匪,建立民主政权,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这里是国民党顽固派宿迁县县长兼常备旅旅长鲁同轩盘踞的地方,鲁同轩以翰林庄为中心,勾结日伪,鱼肉乡民,残害抗日人士,阻挠我军东进,罪行累累。为打掉这条地头蛇,为民除害,孙云汉奉支队和团首长之命,执行首歼鲁同轩的旅部和宿迁县政府的任务。9月16日中秋节这天,孙云汉率部乘顽敌过节之机,一路急行军,于当晚11点到达翰林庄。听到庄内顽军正在饮酒作乐,内线报告鲁同轩也在喝酒划拳。孙云汉抓住战机,命令八连乘敌不备,实施突击。八连指战员不顾连续急行军的疲劳,乘南门岗哨懈怠之机,突破顽敌第一道防线,俘敌一个排。当八连进入第2道防线时,被顽敌发觉,在铁丝网内外与敌激战,八连长明启蛟不幸壮烈殉国,双方形成对峙态势。这时鲁同轩的两个保安团和教导总队从西和北分两路赶来增援,孙云汉临危不乱,组织七连、九连和营部重机枪排实施阻击,经两个多小时激战,将援敌击退。而后,亲自率领七连和营部重机枪排,突入庄内,同顽军逐巷争夺,击毙顽军副旅长鲁济深以下官兵十余人,俘旅参谋长以下官兵100多人,消灭了宿迁常备旅旅部和宿迁县政府,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嚣张气焰,扩大了八路军的政治影响,为建立和发展淮海区抗日民主根据地创造了一个有利的条件。
    翰林庄战斗胜利后,孙云汉率部协助地方党政领导,发动群众,清剿顽伪匪,建立基层政权,减租减息,还派出一些班、排战斗骨干帮助地方组建抗日武装,在边战斗边建设根据地的斗争中发挥了战斗队、宣传队、工作队的重要作用。1941年2月,孙云汉奉命到新四军抗大第五分校学习。他克服文化低、生活不固定等不少困难,联系实际,努力学习革命理论,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进一步增强了党的观念,更加坚定了革命到底的决心。1942年12月,孙云汉调任新四军四师九旅二十六团三营营长。正赶上淮北抗日根据地反“扫荡”,二十六团留在内线作战。12月10日凌晨3点多钟,日军1000多人突然包围朱家岗上的孙岗、曹圩、张庄等地,驻守这里的团部和一营、二营奋起反击,战斗打得很激烈。被隔断在包围圈外面与团部失去联系的孙云汉听到枪声,亲自率领7连拼命增援孙岗,打开缺口,将一营一连的40多人救出。返回途中接到团部命令,留一个连坚守朱家岗阵地,组织其余部队在朱家岗后场的北面、西面固守,从早晨7时到午后4时,打退两路400多敌人10余次进攻,毙伤日军40多人。在保障团部侧翼安全的同时,派出小分队从东南侧后打击围攻团部的敌人,有力地配合了团部东南方向的防御作战。午后4时,九旅旅长韦国清率增援部队赶到,孙云汉立即组织部队追歼逃敌,同兄弟部队一起毙伤日军280多人。在韦国清旅长的统一指挥下,部队乘朱家岗胜利之威,连克青阳、马公店、金锁镇等日伪据点,夺取了33天反“扫荡”的重大胜利。
    1943年3月,孙云汉率部参加了山子头自卫反击作战,在旅、团首长的指挥下,于18日零时,乘夜深敌人熟睡之机,实施突袭,一举攻入山子头的孙圩村内,同兄弟营一起全歼国民党顽保安第5团。山子头反击战胜利后,孙云汉遵照军、师首长的指示,严格管教部队,坚决执行党的统战政策,率部将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等100多俘虏安全礼送到国民党军驻地。1944年7月7日,26团担负主攻后张楼的任务,孙云汉率3营从西北发起攻击,很快从北面打开缺口,协同从东南攻入圩内的一营向守敌猛烈攻击,迫使敌伪军二个大队300余人缴械投降,受到新四军军部通电嘉奖。1944年11月,孙云汉升任四师九旅二十六团参谋长,协助团长、政委,参加了1945年津浦路东春季攻势作战,连克日伪据点20余处。在解放睢宁县城等战斗中,二十六团作为主力所向无敌,屡建战功,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大举进攻解放区。时任新四军九旅二十五团参谋长的孙云汉,奉命参加了界河、临城、枣庄等津浦路阻击战斗。1945年12月1日,在临城东侧的凤凰山战斗中,担任主攻的二营长胡兴茂负伤后,他代理二营长,亲自率领二营于当晚8时40分,向驻守凤凰山主峰阵地的国民党军三十三师1个加强营发起攻击。经过80分钟连续爆破,攻破了守敌6道防御工事,冲上主峰阵地,同国民党守军展开激战,到10时20分,以伤亡14人的代价,将守敌全歼。为防止敌人反扑,孙云汉不顾疲劳,组织部队连夜改修工事,布置防御。第二天上午,国民党军三十三师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以2个营兵力强攻凤凰山主阵地,以1个营兵力向四连尖山阵地攻击,孙云汉组织二营指战员坚守阵地,坚决给予阻击。并抓住战机,命令二营副营长祝位卿率五连从左翼直捣敌三十三师指挥部,命令六连一个排坚守阵地,亲自率营部和六连向敌右翼反冲击,敌三十三师见来势凶猛,摸不清虚实,败退而逃。
    1947年2月,孙云汉所在的九旅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第六师,任命孙云汉为该师十六团副团长。他和团领导一起,率部参加了白塔埠战役、莱芜战役、泰蒙战役、孟良崮战役、南麻临朐战役等,多次担负攻坚任务,战则必胜。1947年8月,孙云汉任十六团代理团长,率部参加了胶东保卫战,同兄弟团队一起奋勇战斗,夺取了胶河、莱阳等战役的胜利。1948年3月,孙云汉被任命为十六团团长,奉命南下苏北,参加了解放益林的战斗。同年6月,为策应豫东战役,孙云汉率团参加了华东野战军二纵在陇海铁路东段城镇发起的攻击战,对改变苏北战局起到了一定作用。同年9月,孙云汉率团参加了济南战役,与兄弟部队一起担任打援,为保障攻城作战胜利提供了条件。在著名的淮海战役中,孙云汉率部参加了在苏北围歼国民党孙良诚一○七军的战斗。1948年11月下旬,又奉命南下固镇地区,与兄弟部队一起抗击国民党两个兵团的援军,保证了歼灭黄维兵团的胜利。总攻杜聿明集团时,孙云汉巧妙地指挥团队,夺取了大王庄攻坚战的胜利,为淮海战役全胜做出了贡献。
    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孙云汉率领十六团北征南战,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打一仗,总结一次,提高一步,越打越精,越打越强。同时,协助政工干部一起,抓连队,打基础,使这个由桃山抗日游击队发展壮大起来的团队,出现了一个英雄连,两个模范连,被上级党委评为“能攻能守的顽强战斗作风”的团队。


    1949年7月以后,孙云汉任二十一军六十二师参谋长、副师长等职,在浙江台州地区协助师长、政委组织指挥剿匪反特的战斗。到1951年3月,共歼灭匪特武装11266人,缴获各种火炮60多门,各种枪11650支(挺),帮助地方培训骨干27591人。在剿匪反特的同时,还先后组织指挥了浪机山、南田、鹤浦、白沙山等岛屿的攻防战斗,取得了海上岛屿作战的初步经验。
    1950年7月12日,时任六十二师副师长的孙云汉奉命组织指挥攻取披山岛的战斗。他以参战部队一八六团的二营、三营组成登岛突击队,担任主攻,以海军炮艇大队的6艘炮艇、二十一军山炮六连和一八五团一营一部,编成两个联合护艇队,于凌晨2时逆潮破浪,奋力疾进,向披山岛突袭。经过2个多小时急航,黎明前到达披山岛附近。国民党军一艘巡逻艇发现,突然向我军船队猛烈射击。在这危急时刻,我一炮艇开足马力,向敌艇尾部猛烈撞击,将其击沉。孙云汉抓住战机,组织指挥主攻部队,迅速登上大披山岛,抢占滩头阵地,经过半个多小时激战,很快将守敌全歼。孙云汉又乘胜命令186团2营4连攻击小披山岛,该连以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相结合,迅速全歼守敌。披山岛战斗,全歼国民党守军500多人。敌人恼羞成怒,中午时分,派出炮舰3艘抢占披山岛东南面海域,以猛烈炮火轰击披山岛。孙云汉审时度势,组织海、陆军紧密配合,反击敌舰,将其一艘击伤,其余炮舰慌忙逃走。傍晚时分,孙云汉率领参战部队,满载俘虏和缴获的武器装备胜利归来,虽然累得喉咙沙哑,说不出话来,但也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不断向英雄的指战员挥手致意,以示慰问。
    1953年3月,六十二师师长孙云汉率部在二十一军编成后抵达东北临江,通化地区。经过认真准备,同年6月,开进朝鲜平壤以南的黄州地区,配属六十四军防敌在西朝鲜湾两栖登陆,执行施工、修路等战备任务。在部队高度分散的情况下,孙云汉深入基层,深入实际,针对各团执行任务的不同,实行面对面领导,圆满完成了上级赋予的各项战备任务,受到六十四军首长的表扬。朝鲜停战后,孙云汉按照二十一军的统一部署,在组织部队自己动手修建营房的同时,紧抓战备训练。他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军委关于“五统”、“四性”的要求,组织一八五团进行贯彻执行三大条令(内务、队列、纪律条令)的试点,经过全体指战员的共同努力,取得了突出成绩。1954年2月10日,军部在该团召开了贯彻落实三大条令现场会,表彰推广了他们的经验。


    从1957年8至1969年8月,孙云汉先后任二十三军参谋长、副军长等职,在军党委的统一领导下,他认真组织部队搞好战备训练,经常深入部队、深入基层,抓点带面,努力提高部队的军政素质和作战能力。1969年3月,在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中,他受命担任沈阳军区前线指挥部3号指挥员,率领司令部人员侦察敌情,拟制作战计划,参与反击作战的组织指挥。他料敌如神,镇定果敢,灵活指挥,组织部队连续击退侵略者的3次进攻,保卫了祖国领土的安全,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和尊严。反击战中缴获的T-62坦克,至今仍然保存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展藏。
    在担任沈阳军区副参谋长的15年间,孙云汉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军区党委的各项政策、决定,以高度的革命事业心和政治责任感,为部队建设呕心沥血,尽职尽责,他经常深入部队,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抓基层,打基础,努力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他注重军事理论的学习和研究,联系实战,经常提出一些行之有效的理论和建议,指导部队的军事训练和管理工作;他注重抓典型,总结经验,致力于部队军政素质的全面提高,为部队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
    1983年孙云汉离休后,念念不忘当年并肩作战、英勇殉国的战友,同孙象涵等离休老干部一起,积极奔走呼吁,四处筹措资金,在当地政府和驻军的支持下,于安徽省宿州市萧县皇藏峪风景区,建成了“萧(县)宿(县)铜(山)灵(璧)边区革命烈士陵园”,为数百名革命烈士找到了安息之地,使他们的英灵得到了慰藉,也为子孙后代留下一处不朽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教育激励后人继承革命传统,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而英勇战斗!
2004年10月21日,孙云汉在沈阳病逝,享年87岁。

版权所有©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备案号正在申请中...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2606853  邮编:2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