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
新四军“铁锤子团”特务连长雷伟和 在新四军抗日的故事

红色记忆

资讯分类

新四军“铁锤子团”特务连长雷伟和 在新四军抗日的故事

【概要描述】金 寨 籍 老 红 军 雷 伟 和(1914.10-1992.10),是红二十八军特务营四连排长,参加了艰苦卓绝的鄂豫皖三年游击战争。

新四军“铁锤子团”特务连长雷伟和 在新四军抗日的故事

详情

        金 寨 籍 老 红 军 雷 伟 和(1914.10-1992.10),是红二十八军特务营四连排长,参加了艰苦卓绝的鄂豫皖三年游击战争。抗战时期,先后在新四军第四支队手枪团、新四军第二师六旅十六团(“铁锤子团”)任团部副官主任和第七师“巢湖大队”(由十六团改编)任特务连连长,随部在皖中地区、苏皖边区抗击日军。下面讲几个他在新四军抗日的故事。
看管日本战俘
        1938年5月12日,新四军第四支队首战安徽巢县蒋家河口,伏击乘船出扰的日军第六师团巢县守备队一部,揭开了新四军在华中敌后常规战争的序幕。之后,第四支队转战皖中,战斗数十次,陆续活捉了 20 多个日本鬼子。其中,在椿树岗三次伏击捉了 2 个,在大、小关多次战斗中捉了7个,在棋盘岭战斗捉了1个,在舒六路南段战斗捉了6个,东沙埂游击队在南港街捉了4个,等等。新四军第四支队司令员高敬亭觉得在战斗部队里不适宜分散关押战俘,下令将他们送到第四支队司令部所在地东、西港冲集中看管和教育。
        负责押送的曹正鸿,是立煌县汤家汇蓟庄(今属金寨县汤家汇镇)人。当时,他在新四军第四支队九团二营四连担任排长,亲身参加了蒋家河口战斗。他奉命带一队战士,押送新四军抓获的10个日军俘虏。
        鬼子虽然成了新四军的“阶下囚”,却仍旧狂妄。在他们心目中,用飞机、大炮、坦克、毒瓦斯等武装起来的“皇军”,是无敌于天下的。当新四军战士准备把他们押往第四支队司令部驻地时,他们以为要处死他们,死活不愿上路。没办法,曹正鸿让战士们找来门板,把他们全都捆在上面,一路轮流抬着走!
        抬着 10 个活鬼子走路,战士们又疲劳又紧张,生怕日俘半路逃脱,所受之辛苦,不堪言述。战士们硬是将他们抬到舒城县西港冲,把他们放在华家湾群众腾出的空房里,交给手枪团一分队看管。雷伟和,就是当时看管人之一。
        对待俘虏,刀剁斧劈古已有之。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有自己的章程,那就是:捉到俘虏,一不打,二不骂,三不掏腰包,有伤的还给治伤。对这些日本俘虏,虽然严加看管,但当时既没有上脚镣,又没有戴手铐。
        “新四军捉到活鬼子,送到西港冲”的消息不胫而走,前来观看的老乡像潮水般涌来。有的出于对日军暴行的痛恨,声言要剖开鬼子的肚子,看看他们究竟安的是什么心。有的妇女想冲上去咬几口,泄泄恨。要不是雷伟和等新四军战士死命拦住,唇焦口燥地做说服工作,这些日俘早就被老乡们剁成肉泥了。
        一天,舒城县七里河召开抗日宣传大会。为了扩大宣传新四军抗日战果,支队司令部决定把日俘带到会场上“示众”。可是,雷伟和等看管人不懂日语,而这些日俘又误认为要处死他们,死活不走。没办法,只好故技重施,将几个俘虏抬到会场。当日俘被抬到会场台上的时候,1000多人的目光齐刷刷投来,口号声惊天动地,整个会场沸腾了!面对激愤的群众,这些骄横的日俘也禁不住流露出惊恐的神色。教育、瓦解日军俘虏的工作,有许多的困难和危险,但是第四支队相信这项工作有得到成功的可能。日本兵往往如此:当抱团成伙时,在极强的从众心理左右下,随大流拼死顽抗;一旦被俘,则听天由命,因为“耻辱”已经缠身,逃跑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为了教育日俘,动员他们参加反法西斯战争,新四军军部专门派来曾在日本留过学的陈辛仁(左翼作家,新四军最早的敌军工作者之一。建国后曾任驻芬兰、伊朗、荷兰、菲律宾大使,文化部顾问),担任第四支队政治部敌工科科长。陈辛仁用日语向俘虏进行宣传教育,说明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侵华战争是侵略的、非正义的战争,中国人民奋起抗战完全出于自卫、求得生存,中日两国人民之间并没有仇恨。一次,陈辛仁在和日俘交谈时说,“我们都是被军阀资本家压迫的人,大家不要互相残杀,因此我们欢迎你做朋友”,“请想想你们的家庭吧”,“当你离家的时候,你们的家庭已无以为生”,“你们的母亲和妻子正在想念你们”。雷伟和看见有几个日俘低着头,流下了眼泪。
        经过一些日子的教育,有几个俘虏兵态度大有转变,开始反对侵略战争,咒骂他们的长官了。说开了也是,这些日本兵,在家也是凭两只手找饭吃的穷苦人,是被迫来当兵的,所以转变得都很快。他们十分想念家乡。有个年龄较大的,在家是个开照相馆的,有妻子儿女,非常盼望能回国和亲人团聚。
        新四军对日俘在生活上尽量优待。譬如日军士兵喜欢洗澡,虽然看押人员都是农民出身的战士,自己不常洗澡,却积极创造条件解决日俘的洗澡问题。
        这大概也使日俘有了家的感觉。由于经常交流,雷伟和等看押人员也学会了几句日本话,协助陈辛仁向他们做宣传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日俘思想感情上有了很大的转变,对中国士兵的敌意没有了,新四军解除了对他们的严格看管。
        1938 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华家湾一家茅草屋突然着起火来,而且火势很大。有几位日俘发现后,毫不犹豫地爬上了房子,冒着烟呛火烤,迅速地切断火路,将大火扑灭。穷凶极恶、杀人放火的形象,从他们身上渐渐消失了。
        11 月下旬,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来到西港冲视察工作,并准备前往战时省会立煌县,与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主席廖磊谈判。为了驳斥国民党污蔑新四军第四支队对日寇“游而不击”“逃避抗战”的污蔑,决定从第四支队日俘中挑选3人,带到立煌县。那 3 个日俘得知自己就要离开西港冲时,竟难过得哭了起来。
        没过几天,雷伟和送走了日俘。后来,有的俘虏还参加新四军,加入“在华日人反战同盟”,调转枪口,走向正义。
参加严桥战斗
        1938年底,新四军四支队司令员高敬亭在庐江东汤池召开会议,决定由汪少川、梁从学组建淮南抗日游击纵队,并尽快开赴淮南铁路下塘集、朱巷一带活动。次年3月,淮南抗日游击纵队与郑抱真领导的皖北抗日自卫军第一路军第二支队合编,力量进一步壮大。7月,新四军江北部队整编,淮南游击纵队改编为新四军四支队十四团,雷伟和在十四团担任副连长。十四团是淮南抗日前线的一把尖刀,1940年3月,定远县城第一次解放,担当主力的正是十四团。下面要说的,是定远县城解放之前雷伟和参加拔除日本碉堡的战斗故事。
        1939年8月29日(农历七月十五日)夜,雷伟和在定远的严桥一带打鬼子,拔除阎楼日军的据点碉堡群。
        说起定远,这里还得交代几句。1937 年,日军侵占上海、南京后,沿津浦路北犯,与侵占华北的日军南北对进,定远成为日军北上的必经之地。1938 年 1月 31 日,定城沦陷。4 月份,台儿庄战役结束后,为配合武汉会战,南北日军途经定远准备进军武汉。当时,日军控制了南京、定远、蚌埠等城市,日军机械化部队想通过水、陆路进军武汉。从那时起,日军就在定远各地尤其是交通要道建立了坚固的碉堡群。
        严桥(今定远县严桥乡),距离蚌埠 95 公里,位于定远县城南5.5公里处,地处丘陵地带,被称为“定远的南大门”。阎楼碉堡群,有明堡,也有暗堡。
        打碉堡难,打碉堡群更难。这次战斗,天没亮就打响。雷伟和所在的连队,直接攻击日军碉堡群。副连长雷伟和冲锋在前,不料想,狡猾的鬼子从旁边的暗堡向他猛烈射击。雷伟和身上连中 4 发子弹,其中 1 发打断了左胯骨。连长马上安排 6 个士兵,用军毯拖着雷伟和钻进了玉米地。
        三天后,雷伟和被转移到后方医院时,发现胯骨错位的骨头已粘连了。医生怕感染发炎,生命有危险,就提出要截肢。雷伟和一听要截肢,如雷轰顶。怎么办?雷伟和心想:截肢,就要离开部队,就要离开战场,我不能离开战场。我才 25岁,少了一条腿,就不能上战场了,那不行!雷伟和不甘心就这样退出战场,他还要抗日杀敌,保家卫国!因此,他坚决不同意截肢。
        在雷伟和的强烈要求下,医生为他保留了打断的左腿。受医疗条件限制,不能通过手术把骨头拉直,只能打上夹板固定。待伤愈后,雷伟和左腿比右腿短了 10 厘米,成了永远的“瘸腿”(新中国成立后,定为二等甲级残废)。
        因负伤,在新四军第四支队医院休养期间,雷伟和还担任医院党支部书记。
        面对伤残,雷伟和没有退却,没有顺势“躺平”,刚刚从战场捡回了一条命,伤愈之后又立刻重上战场。
        此后,雷伟和就带着这条“瘸腿”,又与日伪军和国民党军队顽强拼杀十多年,从抗日战争打到解放战争及建国初的剿灭土匪战斗,从安徽打到山东、江苏、上海、浙江。
参加大桥集战斗
        皖南事变后,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所属部队编为新四军第二师,原江北游击纵队改编为第六旅,谭希林任旅长兼政委。雷伟和任新四军二师六旅十六团团部副官。
        1941 年的 11 月,针对日伪军和桂系顽军部队四面围攻淮南津浦路西根据地的严峻形势,新四军二师精心组织了定远县大桥集战斗。当时,大桥集守军是号称“从未打过败仗”的桂顽一七一师五一一团一营 600 余人,外加县常备大队,总兵力1100人。11月7日晨,大桥集战斗打响;晚10时许,新四军全部占领了进攻位置,完成了全面攻击准备;晚 11 时 30 分,发起冲锋,南北同时攻击;8 日 8 时许,战斗结束。此战,歼灭桂顽和县常备大队 1000 余人(其中击毙500余人),活捉了国民党县长,稳定了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形势。雷伟和所在的六旅十六团,在大桥集战斗中表现突出。战后,六旅十六团和四旅十一团被授予“铁锤子团”光荣称号。
        1942年6月,雷伟和任新四军二师六旅十六团团部副官主任(营级待遇)。
智取谭家桥
        1943 年秋,皖江根据地反“磨擦”、反“扫荡”斗争进入空前残酷、紧张的阶段。谭希林临危受命,出任新四军第七师代师长兼皖江军区司令员,曾希圣任政委。新四军二师六旅的主力十六团划归皖江七师,加强第七师的力量。
        9 月,新四军二师六旅十六团随谭希林从淮南津浦路西广兴集、得胜集、长山岭一带出发,10 月中下旬到达皖中。十六团当时对外番号,叫巢湖大队,简称“巢大”。“巢大”,当年在皖江一带闻名遐迩。
        1944年1月,雷伟和任新四军第七师“巢大”(十六团)特务连连长。
        1944年9月的一天,新四军第七师师长谭希林、政委曾希圣亲自向雷伟和部署任务,要他率领一支精干的侦察部队到江南山区,侦查皖南地形和敌情,打击反动武装,扩大我军影响,协助地方党发展皖南地方游击队。
        当时,雷伟和在第七师十九旅五十五团任特务连连长(十九旅在沿江支队的基础上成立,五十五团就是以前的“巢大”)。按照谭希林、曾希圣的要求,侦察队(又称侦察连)很快组成。这支侦察队,以五十五团特务连警卫排、团侦察排为基础,从各营抽调战斗骨干,共80多人,组成两个排,雷伟和任队长,江同义任指导员。
        第七师侦察队从无为县的六洲(今芜湖市鸠江区白茆镇)偷渡长江。侦察队员分乘两只大帆船,为防止芜湖日伪军在长江上巡逻,穿军服的队员隐蔽在船舱里,穿便衣的在船上放哨。
        如遇到敌人巡逻艇,侦察队就以机枪火力猛射,使敌人措手不及。幸好,侦察队顺利渡过了长江,迅速经南陵到达繁昌。雷伟和先带 3 名侦察员到了当时皖南山区游击战争的领导和指挥中心——樵山,与皖南地方党组织负责人胡明会见后,再回到繁昌把部队带到樵山。
        胡明很快通知了刘奎、唐辉(另一支游击队负责人)、洪琪(中心县委委员)等同志,与雷伟和共同研究行动计划,决定:首先拔掉谭家桥大红庙敌人据点。
谭家桥,是皖南山区的一个战略要地,位于现在黄山市境内的黄山东麓。大红庙,是国民党太平县政府驻谭家桥红庙三乡(南望、三龙、三谭)党政办事处。这里,驻扎着100多人的特务武装行动大队,专门“清剿”刘奎领导的黄山游击队,逮捕与我党有联系的革命群众。拔掉谭家桥大红庙据点,袭击敌人行动大队,解放被关押的革命同志,对开展皖南地方工作有着重大意义。
        第七师侦察队向地方党组织了解敌人活动的规律。地方党组织同志介绍:因谭家桥附近没有操场,每天天刚亮,敌人就起床跑大路,回驻地刷牙、洗脸、吃早饭后,再上山打柴。但对大红庙周围地形、有些什么工事设施,不大清楚。于是,雷伟和带3名侦察员,由刘奎带路,胡明、洪林(另一支游击队负责人)、洪琪也去了,利用夜晚登上了谭家桥北面石壁山侦察。侦察人员隐蔽在树林子里,到了白天,用望远镜观察到大红庙周围没有铁丝网,庙门前有一集团工事,工事大门向东。
        根据掌握的情况,侦察队与中心县委及游击队共同研究,决定:在天刚亮敌人起床前,智取大红庙。如智取不成,转为强攻。智取办法是,组织 16 人突击队,配备10支长枪、6支短枪,突击队冒充国民党一九二师运物资经过此地,接近敌人,抓住哨兵。敌人哨兵如开枪,或打倒我突击队前面的人,我突击队员绝不犹豫,一边大骂为什么发生误会,一边猛扑上去抓住哨兵,缴哨兵枪,乘机冲入庙内,缴敌人械。指导员江同义亲自参加了突击队。雷伟和率领机枪手、侦察队其他队员以及黄山地方游击队随后。
战斗部署以后,开始行动。
        在天刚亮敌人起床之前,我突击队接近敌驻地大红庙门前时,没有听到敌哨兵喊话。突击队扑到工事内一看,只见里面烧一盆火,有 3 个哨兵披着黄军毯,枪放在一边睡着了。从红庙大门缝看到,庙里点了一盏油灯,有一个带班的在那里看案子。游击队猛扑进工事内,抓住这3个哨兵,庙里带班的听到响声,手持长枪,走到大门口问:“是谁?干什么?”突击队第二班长陈辉武一枪将他打倒在地。这时,庙里敌人混成一团,突击队乘机冲入庙内,缴了大庙楼下5个班的枪,打死好几名敌军官兵。可是庙楼上还有 4 个班敌人没有缴枪,企图顽抗。雷伟和当即指挥一挺机枪对准大红庙楼窗口猛射。打死几个敌人后,七班长胡长山带全班冲上了大楼。上午8时许,全部歼灭谭家桥敌行动大队,缴枪几十支(其中盒子枪 1支),还缴获不少军用物资,活捉敌人指挥员1人,解救了被捕的革命同志。被俘的敌军官,原来是新四军的叛徒,第七师侦察队将他交给地方党组织,后来被处决了。
“打不死的雷瘸子”
        谭家桥战斗胜利后,在地方党组织同志带领下,第七师侦察队驰骋皖南十余县,到处打击敌人。
        当时的江南,特务真是多如麻,他们佩戴特务证公开活动,我侦察队都是利用夜晚行动,天亮接近敌人。第七师侦察队到国民党一九二师防区,冒充忠义救国军;行动到忠义救国军防区,又冒充一九二师。因侦察队穿的军服和国民党相似,都是灰色的,敌人难以辨别,往往缴了他们的械,他们还莫名其妙。就是这样,第七师侦察队先后在繁昌、南陵、泾县、旌德、绩溪、歙县、贵池、石台、青阳、太平,以及皖南事变战斗的地区云岭、茂林,打了十多个乡公所,缴获200余支步枪、大批弹药和通信器材等军用物资。
        第七师侦察队在皖南的战斗行动惊动了皖南国民党一九二师、忠义救国军、川军和各县自卫队。他们一起出动,四处追寻,妄图把侦察队消灭。侦察队在太平县的樵山又打了两仗,都把敌人打下山去。当时,国民党还张贴告示,以多少多少大洋悬赏,来买“雷瘸子”(指雷伟和)的人头。
        进入 12 月,敌人利用大雪天围攻第七师侦察队,并在樵山修筑了碉堡,当时,在敌众我寡、缺款少药、挨饿受冻、不宜继续公开与敌作战的情况下,侦察队同地方党组织负责人研究决定:冲破敌人合围,回江北。地方党组织负责人也和第七师侦察队一同北上到江北第七师。侦察队和地方党组织同志共有 100多人,利用大雪之夜,离开樵山,经茂林附近九华山东边,向小平坑进发。因有一个病号需要背着走,当天夜晚没有到达小平坑隐蔽地点。天大亮了,侦察队在小平坑山下一个村庄做饭吃的时候,被一个反动分子发现,并向川军报告了。晚上,敌人以一个营的兵力包围这个村庄,而侦察队在天黑时就离开了村庄,登上了小平坑。敌人连夜追上小平坑时,我侦察队已占领有利地势,把敌人打下山去。
        第三天上午,敌人分三路将侦察队和胡明带领的地方党同志都包围在小平坑。侦察队拼命掩护地方党负责人胡明,使地方党组织不受损失。经过英勇战斗,冲破敌人包围,登上大牛山高峰,进到青阳县境内。附近有个乡公所听到枪声,派了3人带枪前来探听消息,途中与第七师侦察队相遇,把侦察队当成国民党部队。侦察队及时问清情况,叫这3人带路到一保长家做饭吃。可是,饭还没有吃上,川军一个营已跟踪追击而来,我侦察队只好上了大山,在树林里隐蔽了一天。
        追 赶 的 敌 人 当 晚 回 到 营地,我侦察队跟在敌人后面走,也回到小平坑附近九节岭一个村庄。在这里,雷伟和穿便衣,以砍柴作为放哨,监视敌人,隐蔽了一天。天黑后,侦察队又经小平坑、大平坑、石灰岭、青罗山,通过了川军封锁线,进入敌占区。这一夜,走了近 50 公里路。
        因山下有日军碉堡,有伪军活动,天亮后,侦察队只好又进入大森林隐蔽一天。这一天,没有饭吃,也没有水喝,又是雪天初晴,侦察队员们的脚冻得不能走路,也不能生火,怕冒烟被敌人发觉。雷伟和指示各班拾一些松毛干柴,在天黑时烧火烤热身子再走。就这样熬过一天后,侦察队通过了日伪封锁线,到达我二十旅的抗日根据地繁昌、南陵地区,次日又越过明山到二十旅旅部住地。准备好向导和船只后,侦察队再渡过长江,终于回到了江北无为地区第七师师部。
        至此,雷伟和率领的皖南武装侦察队,圆满地完成了第七师党委交给的任务。这支武装侦察队,自 1944 年 9 月至 12月活跃在皖南,支持皖南山地斗争,帮助皖南党组织开辟了工作局面。雷伟和当时在皖南影响很大,被称为“打不死的雷瘸子”。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信息

中办国办军办印发《意见》
中办国办军办印发《意见》
MORE
新华社北京3月22日电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烈士褒扬工作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推动新时代烈士褒扬工作创新发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日前印发
关于举办《新时代我们如何弘扬新四军精神》学术研讨活动的通知
关于举办《新时代我们如何弘扬新四军精神》学术研讨活动的通知
关于开展安徽各抗日根据地今日新面貌调研的通知
关于开展安徽各抗日根据地今日新面貌调研的通知
MORE
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决定,省学术委员会今年上半年开展“昔日根据地,今日新农村”(或曰“发扬老区精神,建设美好乡村”)课题调研。
关于印发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2013—2017年学术研究重点课题》的通知
关于印发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2013—2017年学术研究重点课题》的通知
MORE
关于印发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2013—2017年学术研究重点课题》的通知
关于召开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常务理事扩大会暨2013年迎新会的通知
关于召开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常务理事扩大会暨2013年迎新会的通知
MORE
关于召开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常务理事扩大会暨2013年迎新会的通知
关于召开学术工作会议的通知
关于召开学术工作会议的通知
MORE
关于召开学术工作会议的通知
关于召开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第六次会员代表会议的通知
关于召开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第六次会员代表会议的通知
MORE
关于召开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第六次会员代表会议的通知
邀 请 函
邀
2012-11-13
MORE
邀 请 函
省新四军厉史研究会在宿松召开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暨新四军军部在皖南学术研讨会
省新四军厉史研究会在宿松召开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暨新四军军部在皖南学术研讨会
MORE
2012 年 8 月 20 日至 21 日,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在宿松县召开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暨新四军军部在皖南学术研讨会。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桂建平、副会长庞振月、聂皖辉、王海瞳、王传厚、 《 云岭 》 杂志主编田式祖,宿松县县委书记张小青、副书记罗成圣,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周跃进,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李红兵,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梅耐雪,县政协副主席贺松青,以及论文作者,共 50 余人参加了会议。
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被评为2011年度省属“百优社会组织”
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被评为2011年度省属“百优社会组织”
MORE
 2011 年 12 月 5 日,安徽省民间组织管理局、省文明办、新华通讯社安徽分社、省社会组织联合会共同举办了 2011 年度省属“百优社会组织”评选活动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被评为 2011 年度省属“百优社会组织”,获得了证书和奖杯。

联系信息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62606853

微信公众号

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意见建议

描述: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红星路1号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电话:0551-62606853  邮编:230001

Copyright © 2021 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版权所有   皖ICP备2022001980号-1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合肥